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树秾姿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在大陆某大学任人文学院教授,讲授中国文学史、唐宋诗词、古代诗论、易儒道佛与传统文化等课程,作家。兼任中国李商隐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教育家协会理事。著有《类纂李商隐诗笺注疏解》、《东方思想文化论纲》、《唐诗与道教》、《钗头凤与沈园本事考略》、《李商隐研究》、《李商隐诗选》(3种)、《李贺诗评注》,以及诗集《潇湘水云》、散文随笔集《昨夜星辰》、《花开花落两由之》,长篇小说《昨夜群星陨落》、《血魂》、《勿忘我》等24种,近1200万字。移居美国后,住马里兰州。

《勿忘我》卷四 第四四章 西风寒云落日 (重过泉州;此地古称佛国;不如相忘于江湖)  

2017-02-09 04:31:11|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四章 西风寒云落日

(一)重过泉州

8月3号,农历六月二十二早晨5点30分,李晟就到了漳州汽车站,进入车站广场的大门,一眼就看见了王可心、李晓雪,还有黄一春三个人在车站广场。
“李晟,我们来给你送行——”王可心远远就喊了一声。
“怎么知道我上车的时间,谁告诉你的……”
“有人告诉的,谁,你就甭管。”
“一春,你怎么认识她们两个?到漳州师院报到了没有?”
三个人走到李晟的身旁了,王可心眨了眨眼睛,把鼻子重重地皱了一下,张着她那厚厚的嘴唇,大大咧咧地喊道:
“黄一春,是我爱人,忘了?有一天你在我们207宿舍,我母亲让我回家去相亲,就是这个黄一春。记得吗?”
“噢,记得,记得……”
“告诉你吧,你今天早上回泉州,是陈缓歌告诉我的……你们两个是怎么啦?为什么一定要分手?”王可心说罢,眼睛就红了,她很想哭出来,“六年相恋,三年前订的婚,在榕城,你们还请我吃过饭呢……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李晓雪叹息道:
“记得武林师院临别时,在柳浪闻莺公园,你说的,你同陈缓歌会永远相爱。要知道你们会分手,我那时就……”说着,眼睛也红湿了,李晓雪赶紧转了一下身子。
黄一春知道,这种时刻说什么也已经迟了,应该鼓励朋友走向新的生活,就把话题扯开,道:
“郭坑车站离别时,我说过,‘什么时候《沈园泪》拍了电影,或者改成小说发表出来,别忘记告诉一声。祝你前路平坦!”

从漳州开到泉州,一百三十公里,汽车走了四个多小时。
“到了,泉州,久违了!”
到了家乡,心里总是高兴的,李晟说了声“久违”,就快速下车,直奔售票处,想赶上第一班车去泉西黄塘畜牧场。可是上午的票一张也没有了。连下午三点钟以前的票都已经售完。李晟再仔细看了一下《运行时刻表》牌子,原来一天也只有两个班次。上午乘车的,一般都是赶着当天回来的人。李晟是准备在牧场过夜的,所以买到三点钟的车次,也就无所谓了。座位还很多,看来下午没有什么人去牧场。

还有五、六个钟头,怎么打发这段时间呢?
李晟首先想到,去看一看开元寺、东西塔,然后去一下泉州市体育场,看看1956年7月12到14日,在这里参加田径选拔赛的场所。
李晟沿着东街缓慢地走着。虽说是困难时期,市面上还是很热闹。街道两旁的沿街走廊,同过去一样,小摊小贩摆着一个大油桶改装的火炉,上面驾一个铁镬,清蒸番薯冒着热气,香喷喷的。还有,摆上一个大烘炉,炭火烧得旺旺,小摊主正在油锅上油炸六角形的“灯盏糕”,泉州本地话叫“浮浮果”。
李晟站在油锅旁边,看摊主熟练的操作;小时候很想买一个“浮果”吃,没钱,舍不得。他吞了吞口水,才想到肚子有点饿了,想到买一个吃,可这是大街,现在不是小孩了,在大街上边走边吃,或者站在路边吃,都很不雅。他下意识地抬头看看,是否有人在注意自己?却猛然看到对过一幢两层的大楼,楼下大门上正挂着“三自革新泉城基督教会”的牌子……是了,这就是五年前运动会选拔赛住宿的地方了。李晟走到大门边上,伸了一下头,里面空空如也,是了,今天才星期四,没有教徒做礼拜。
李晟又向前走了几步,竟是“泉州梨园戏实验剧团”,门口张贴的海报,写着今晚演出《陈三五娘》,李晟知道,这是根据明代《荔镜记》改编的。
李晟忽然想起,缓歌的妹妹锦歌,已经是泉城梨园戏剧团著名的旦角演员。是,三年前同缓歌订婚时,锦歌还到灵歧来参加订婚仪式,还唱了《陈三五娘》的插曲呢。是这里没错!他决定去看一下锦歌,以后可能再不会见到她了。
李晟进了剧团的传达室,一个老者正低着头,在哼着南音《陈三五娘》的曲子,李晟仔细听了一会,是用明代《荔镜记》的原词。时间有限,不能再等,就问道:
“老伯,有一个叫陈锦歌的是不是在这里工作?”
“哦,你找陈锦歌,她的名气可大了,在在,我给你通报去……喂,你是她什么人?”
“就说她姐姐的老同学李晟就行了。”
很快的,传达室老伯就带陈锦歌出来了。
“姐夫,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姐可想念你了。走,到我办公室坐坐……”
三年前与缓歌订婚时,锦歌到过自己的家,算是熟悉了;似乎不必遮掩什么,就把缓歌提出分手的信拿给锦歌——这第一百七十一封信,他留下了,没有烧掉。
“你先看看这信……这事不能怪你姐,她当时心情不好,所以才写了这样的信。这一趟路上我生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病,到漳州以后,你姐对我很照顾。你看我这么瘦,就知道我有病。但更主要的是自己的家庭背景,严重影响了你姐的前程……所以分手是我提出来的。也可以说两个人商量过,‘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这叫做‘分则两利,合则两伤’,如果分了,至少你姐这一方就不会受到我家庭的影响,会好得多……”
“怎么会这样?”陈锦歌认真地把信看完,沉默了好一会,才说了一句。又沉默了很长时间,最后说:
“我会很快告诉我父亲、大哥和二哥,还有两个嫂子大张翎和小张翎,听听他们的意见,劝劝姐姐。你先不要考虑分手的事……你什么时候回灵歧镇,代我向你曾祖父、伯父问好。”

(二)此地古称佛国

离开了梨园戏剧团,李晟朝西又走了一段路,一直走到开元寺。
李晟跨过了门坎,寺内到处是盘龙柱子。小时候听大人说,开元寺是唐朝开元年间创建的,有九十九根盘龙大柱。可自己数来数去,不是九十八,就是一百根。左右厢壁上记载着开元寺的历史:

开元寺始建于唐朝垂拱二年(686年),传说泉州巨富黄守恭梦见桑树长出莲花,遂舍桑园建寺,初名“莲花寺”。
长寿元年(692年)改“兴教寺”,
神龙元年(705年)又改“龙兴寺”。
唐玄宗开元二十六年(738年)诏天下诸州各建一寺,以年号为名,遂改称开元寺。
乾宁四年(897年)王审邽重建。
南宋绍兴二十五年(1155年)被毁,寻重建。
元代赐名“大开元万寿禅寺”。
至正十七年(1357年)又被毁。
明洪武二十二年(1389年)僧惠远重建。
永乐六年(1408年)扩建。
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重修。
崇祯十年(1637年)总兵郑芝龙等重建大雄宝殿。
民国初年(1911年),转道和尚任开元寺主持及慈儿院院长,转物和尚任开元寺监院,圆瑛法师任开元寺都监,共主修缮。
1960年重修拜亭和大雄宝殿。

李晟一看开元寺左右厢壁上的记载,想,那大雄宝殿和拜亭就是去年才重新修理的了。
李晟迅速步入寺内,到了“天王殿”。原来开元寺的山门与天王殿合二为一,现存建筑建于民国十四年(1925年)。殿内石柱为梭柱,石柱上有对联:

此地古称佛国,
满街都是圣人

联语为朱熹撰作,由弘一法师李叔同所书。
李晟最想看的是名闻遐迩的开元寺东西两塔。两塔与大雄宝殿成“品”字形布局,均为仿木构八角形五层楼阁式石塔。
据介绍,东塔叫“镇国塔”,始建于唐咸通六年(865年),由倡建者文偁禅师建成五层木塔,前后经过几次毁坏与重修,始易为砖,南宋宝庆三年(1227年)改成七级砖塔,今石塔为南宋嘉熙二年(1238年)至淳佑十年(1250年)间重建,高48.24米。
西塔称“仁寿塔”,始建于五代梁贞明二年(916年),初为七级木塔,称“无量寿塔”。北宋政和四年(1114年)奏请赐名“仁寿塔”,前后经毁坏与重修多次,易木为砖,至宋绍定元年至嘉熙元年(1228-- 1237年)由自证法师易砖为石,先于东塔十年建成。今石塔为南宋绍定元年(1228年)至嘉熙元年(1237年)重建,高44.06米,略低于东塔,其规模与东塔几乎完全相同。
开元寺东西塔是中国最高的一对石塔,经明万历年间泉州八级地震以及多次台风的考验,仍屹立不倒。其塔身浮雕之精美,无与伦比。
李晟是个“历史迷”,所到之处,看见各地风景名胜,必定拿出口袋里的小笔记本,一一记录下来。在开元寺内,他一边观看,一边记录,约莫一个小时。

记录完毕,李晟就向东、向南,径到泉州市体育场,在场里转了一大圈,看看各个项目的比赛场地,五年来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他在跳远沙坑边上徘徊了好长时间,站了一会,又坐了一会。当年比赛穿的运动背心和短裤,还有一双鞋底加有许多钉子的跳鞋,都是陈缓歌买的。李晟坐在沙坑旁边,直想哭……他用力咬着嘴唇,咬得自己都觉得有点痛了,也感觉清醒得多。他知道,今天必须赶到牧场去,看看三年多没见过的伯父。
李晟迅速离开泉州市体育场,沿着旧路回到长途汽车站。时间还早,他有充裕的时间,转到附近一家小文具店。一看,摊子上居然摆着一大叠曲项琵琶的《泉南指谱》,足足有五、六寸高;是油印的明清时期“工尺谱”和简谱的对照本。随意一翻,还有三年前同缓歌订婚那晚,锦歌唱的《陈三五娘》曲谱《有情人永结成双》,锦歌的音声似乎又萦绕在耳旁……
八块钱,他毫不犹豫地买下来。他把曲谱放进书包里,又继续没有目的地在车站附近闲逛,他实在有点饿了,就进了一家小面馆,排骨面五块钱,阳春面两元。李晟买了一碗阳春面;吃了,还是饿。要不要再买一碗?他坐在面馆,细细算一下,回学校的路费够不够……还是省省吧。要是刚才那部《泉南指谱》不买,那就有四碗阳春面呢?但这是非买不可的。再下去,文学史就要讲到杂剧和南戏,用得着;现在不买,以后可能就买不到了。
李晟走出面馆,一看,车早就停在车站门口,已经有人坐上去等开车,看看站内的大挂钟,还只两点半。一打听,原来这趟车人很少,司机就在车上检票。好吧,既然可以坐到车上等,走了三、四个小时,脚也酸了,就上去吧。

(三)不如相忘于江湖

汽车从泉州一直往西,一个多钟头就到黄塘畜牧场。李晟下了车,牧场有几个人就上车了,他们是乘坐“回头车”去泉州的。司机说,明天泉州开牧场增加了一个班次,要回泉州的,八点钟就可以上车。
李晟马上到了场部人事保卫处,说明到牧场看望伯父李春申。登记,填表,拿了介绍信,才到牧场招待所,办理住宿手续。
毕竟是国营牧场,住一个晚上,才一元五角钱。交了住宿费和钥匙押金费,拿了钥匙,108房间。还不如龙江旅店那间闷热的西房大。房间很小,床铺一摆,剩下的面积,大约只有三分之一;没有桌子,地面一片泥土,也没有天花板。一盏25支光的电灯泡,上面沾满了灰尘。李晟顺手一开,黄泥土墙和昏黄的灯光互相映衬,使房间显得更加昏暗。
李晟知道伯父没那么快下班。上月接到信说,他负责放牛,是一头大黄牛,力气很大,脾气又不好,曾经两次因为赶牛,被牛拉着绳索跑了两里多路。想到这里,李晟在招待所再也坐不住了。他踱出房门,问了招待所的服务员,知道下午伯父赶着牛到西面山头去放牧。他一直往西山走去,直到山脚。
这时落日已经衔在山坳,李晟忽然看到两山中间的低凹处伸出了一对大大的牛角,一忽儿,牛头露出来了,接着整头牛也上了山坳,一个戴着箬笠的人走在牛身的旁边——这一切都映照在乌蓝乌蓝的天幕上,像一幅剪影。李晟知道,伯父牵牛回来了,他赶紧冲上山坡,接到伯父时,已经气喘呼呼,叫了一声“伯父”,李晟不禁眼睛红湿了……
因为一直同伯父生活在一起,读书时的所有费用也是伯父所寄,虽然是伯父,却情同父子。两人随便在牧场的食堂里吃了晚饭,就回招待所。李晟说:
“已经同牧场领导讲了,因为是外省来探亲的,领导同意让伯父在招待所里住一宿。”

牧场设在山沟沟里,据说到了黄昏,特别是晚上,西面戴云山脉不知是什么气流,西风刮得特别猛烈。李晟和伯父才走进108客房,就听到了呼呼的风声,伯父说:
“来了,今天晚上的风可能更大,房子低,刮不倒,不要担心,就是半夜时候的风声很惊人。”
这一夜李晟和伯父李春申两人,弯在一张床铺睡觉,就像小时候同汝成父亲一起睡,依在父亲的身旁一样。刚上大学那一年,很想家,伯父就经常给自己写信。记得有一封信,自己读了非常感动。伯父在信中有几句说:

父子、伯侄,至亲至情!自从你伯母、堂弟被日本人杀害、活埋,你父亲失踪以后,伯父一直把你当作儿子一样。你远离故家,难免思亲。予亦如是,何尝不有思念……
时常回想你小时候的情景。记得伯父遭到挨打和无理斗争,回家时,你引用了清人徐兰的一首绝句《出关》:凭山俯海古边州,旆影风翻见戍楼。马后桃花马前雪,出关争得不回头?”以“千山拥雪,马后桃花”,鼓励全家!

李晟问起伯父在牧场的劳动和起居情况,伯父都说很好,很习惯。
“你放牛,怎么那么晚才回来?”
伯父没有回答,他看了李晟一眼,摇了摇手。
“我从漳城过,已经同陈缓歌分手了,情况是这样的……”
李春申静静的听着,最后说:
“你们订婚那年,缓歌的大哥崇德和她大嫂大张翎没到我们家,我就对这门亲事能否走到底有些怀疑。现在终于分手,说实在的,迟分不如早分。
“‘何所独无芳草兮,又何怀乎故宇!’这样很好,在外就没有牵挂……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不知道,没有想过。”李晟停了停,想起陈缓歌前天留在香草园的几个罐头,就起身从书包里拿出两个,说:
“她让我代问伯父、祖父好,拿了七、八个酶干菜猪肉罐头,说是送给祖父和伯父,我只拿她四个。两个给伯父,两个替她带给祖父。”
李春申想到父亲一个人孤零零在圆通寺,作为儿子却不能孝养,心中很是自责。他想,这四个罐头应该都拿到圆通寺给父亲,就说道:
“都拿给曾祖父吧。”
“不,伯父在牧场,天气冷,劳动量大,时间又很长,留两个伯父增加一点热量……还有,这是陈缓歌的好意,要给伯父的。”
“那好吧,就留两个吧。”
临睡前,伯父最后交代说:
“你明天回灵歧看曾祖后,再上三清观看你祖母、姨婆和姑婆,不要多停留,既然知道学校暑假要集体备课,不参加不好,诸事处理完毕,就回武林去。对于已经消逝了的旧情,不必再有留恋。《庄子》有一句话:

相濡以沫,
不如相忘于江湖。

“这是庄周在《大宗师》里说的。你儒家的书读得多,道家《老子》、《庄子》两家也应该熟读。儒家尊阳刚之气,道家尚阴柔之性,阴阳相需,刚柔相济,正可以互补,不可或缺。
“另外,家里有一块闽江黯淡滩石,镌刻的大砚台,是祖父给我的。我没有用,一直珍藏着,放在扁华堂药店后面卧房里,第三号书橱上面的一格,用浅黄色的缎子包着,砚台底部镌刻有宋代福建莆田诗人方惟深的一首七绝。本来想早一点带给你,后来想到你们这一辈人大多用钢笔,不时行‘文房四宝’,也就没有拿出来。
“这一次你回来,陈缓歌的事情已经不存在,你也不必年年回家。外面有合适的人你就自己决定,也无须征求祖父和伯父的意见;有机会告诉一下你鼓浪屿的母亲和妹妹。砚台是祖父传给我的;今天我再传给你,你是李家的唯一传人,也算是留给你的一个纪念。那首诗的题目叫《过黯淡滩》,四句:

湍流怪石碍通津,
一一操舟若有神。
自是世间无妙手,
古来何事不由人!

“曾祖告诉我,据《福建通志》记载,‘黯淡滩,其水湍急,其石廉利,舟上下有一失,势辄破溺’。人须有阳刚之气,敢于制怪石而用之。当然,阴柔之性亦不可无,阴阳相须,阴阳互补,所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你喜读陆务观诗,此阳刚之诗,然不足也。唐人李义山有《玉溪生诗集》不可不读。像刚才说的,道家之阴柔不可或缺。家里除了姚培谦笺注本暂时留下,其他的本子,包括黄翃祖父留给你的,有十几种,你都拿去。陆刚李柔,读此二家,可禀刚柔之气。有刚有柔,刚中有柔,柔中寓刚,刚柔相济,始为大丈夫!”
李晟静静的领受伯父的教诲,他知道伯父传石的意思,那深刻的人生哲理:“制怪石而用之”,是呀,“古来何事不由人”!他想到伯父三十年代在上海浦江大学,读的就是中国文学系,难怪早年能教自己读《孟子》,对古典诗词也那么熟谙,道:
“伯父大学中国文学系毕业,古文程度又好,比起我们学校的老师,不知要好上千百倍,要是伯父能到大学教书,肯定是一流的教授!”
“哈,小虎子还不知道呢,伯父1944年离开鼓浪屿回灵歧,到了泉州,想谋个中学教员的位置也不可得……你刚才说的《孟子》这部书,一生不可或缺,光是‘民贵君轻’、‘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之论,就足以我们终生奉为圭臬。伯父由于历史条件和性格懦弱,未能做到像孟所说的‘大丈夫’:
“孟子曰: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这是天地之正气,其为气也,至刚至大,是中国人不可或缺的人格修养。
“当然,学问,修养,应须全面,不可只专注儒家;道家之老、庄必读。在人格上,儒道自有其相通之处。”
……

李晟确实十分疲劳,一躺下去,就睡着了。

第二天起床,牧场周围,山上、山下、山沟沟里,一片茫茫细雨,将牧场笼罩在一种淡淡的愁雾之中。
李春申早已经放牛去了,给李晟留了纸条,放在枕边,说上午不用去西山,只牵着牛在路旁草径和田塍上吃吃草。边上还放了两个馒头,纸上写了一行小字:
“开水自到食堂取,不必再告辞。”
李晟吃了馒头,又喝了两大碗的温开水。然后拿了书包,结了帐就起程。
上了公路,四周眺望,并没有伯父的身影。又走了几十步,往西一看,在一座小山边的田塍上;茫茫细雨中,李晟看见伯父戴着一顶大箬笠,脸部全被箬笠遮住,只是看见伯父牵着牛绳的手……
李晟上了车,从泉州中转,下午就到了灵歧古镇这个生养的地方。

李晟见了曾祖,说了去牧场看伯父的情况,又说了同陈缓歌分手的事,祖父沉默了很久,终于开口道:
“虎子晟才二十三岁,工作、事业要紧。天涯何处无芳草!要不是你早先同缓歌谈恋爱了,其实订婚还是太早。她虽然也算有情,但我们家的出身背景和海外关系,是她心目中的一道阴影。解放以后,‘以阶级斗争为纲’,政治运动一场接一场,许多家庭出身不好的人都倒了。1957年反右以后就更加厉害了;孙子将来政治上有什么不顺遂的地方,她有可能出现埋怨、懊悔,直至夫妻关系冷淡、反目,终至离异。所以,祖父觉得同缓歌分手,并不可惜,说不定还是好事……”
“对了,差一点亡忘了,陈缓歌给了四个梅干菜猪肉罐头,送给祖父和伯父,一人两个。”说着就从书包里拿出两个罐头来,放到祖父的桌子上。
李开先拿起来看看,道:
“是江西鹰潭出的……当医生的,总有病人送东西。好,这是陈缓歌的情意,祖父就收下了……好,看来你们也是‘和平分手’,‘好离好散’。这样处理好,不能‘不是亲家,便是冤家’……”
这一天晚上,李晟就睡在祖父另一间小房子里。一个人,心情十分凄清,想到伯父一生胆小怕事,还是逃不过人家的手掌心。李晟睡不着觉,起来,在日记本上,记下同伯父相聚一夜的情景,写了《西风寒云落日》:

漫天西风,
吹落了衔山的落日,
吹黑了寒云千里,
吹暗了牧草,
还有那弯弯的小溪。

对面坡顶,
有牵牛的剪影,
映在乌蓝的天幕,
下坡走近了,
是伯父疲惫的身子。

夜深,
牧场寂静的客房,
两人一床;
像小时候,
弯弯侧卧在父亲的身旁。

寒暄,
今天天气,
明天要下雨;
静谧,
无语。

清晨走了,
回首茫茫细雨,
不见面影,
只有箬笠罩着蓑衣,
还有那牵着牛绳的手……

李晟将《西风寒云落日》放进书包里。

晚饭后,李晟又同曾祖父诉说了三年离别的情况,同陈缓歌分手的具体细节;说了几个钟头的话……躺在床上,可是怎么样也没法合眼,翻来覆去,辗转了好长时间,脑子里总是浮现伯父那暗淡的眼神,那失意、失落而无可奈何的脸容,那赶着牛,映在天幕上的剪影,还有田塍上茫茫细雨中牵着牛绳的手....。
一夜的辗转复侧,总是无法入眠,东想西想,脑子里又总是盘绕着陈缓歌的影子……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