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树秾姿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在大陆某大学任人文学院教授,讲授中国文学史、唐宋诗词、古代诗论、易儒道佛与传统文化等课程,作家。兼任中国李商隐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教育家协会理事。著有《类纂李商隐诗笺注疏解》、《东方思想文化论纲》、《唐诗与道教》、《钗头凤与沈园本事考略》、《李商隐研究》、《李商隐诗选》(3种)、《李贺诗评注》,以及诗集《潇湘水云》、散文随笔集《昨夜星辰》、《花开花落两由之》,长篇小说《昨夜群星陨落》、《血魂》、《勿忘我》等24种,近1200万字。移居美国后,住马里兰州。

《勿忘我》卷四 第四七章 穷愁潦倒(最后一次上灵峰山;口袋里只有两角钱;穷得连裤子都卖掉了)  

2017-02-14 04:17:16|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七章 穷愁潦倒

(一)最后一次上灵峰山

昨天的米饭和梅干肉,李开先多吃肉,李晟尽挑梅干菜吃,祖孙两人,一扫而光。第二天早晨醒来,什么东西也没有剩下。
李开先对李晟说:
“曾祖今天有点事情要出去一下,你晚上再到圆通寺来,我们晚饭以后再谈,怎么样?”
“曾祖有什么事情?”
“有点零碎的事。你晚上再来曾祖这里吃晚饭。”
李开先心里挂着灵峰山剩女祠修道的文清女儿,准备将一罐子梅干菜肉带给女儿,让凤荷、雪梅也尝尝。只是没有告诉虎子孙。
“好!曾祖一定又有什么好东西要‘贡献’出来!准时到……那我去扁华堂药店看看,据说,现在已经公私合营,有另外的人在经营。”

李开先一生深感罪疚的,是女儿文清一生在青灯黄卷中孤独的生存;不仅深深的歉疚,只要想起女儿,老人心情总是十分惨切,伤痛!
是自己当年阻挠女儿文清的婚事,让她痛不欲生,终于皈依道门……
近日,陈缓歌同李晟的分手,又从魂灵深处给这位九十五岁的老人,狠狠的一击。这是最令自己心中痛楚的事!陈缓歌因为李家成分和社会关系,断绝同曾孙子李晟的婚事,说到底,不也与自己有关吗?李开先知道,李家的一切不幸,似乎都与自己有脱不了的干系:
日本人炸毁了李家庄,赵淑、杏之的惨死,春申一生的胆小慎微,兔子孙李旦的被活埋,汝成的失踪或下海去台湾,丁香、李馨的远走鼓浪屿摆摊谋生……
人生已经到了九十五!活一百岁,也只有五年!家中唯一的希望,就是虎子孙李晟了。这一次返乡,几天后又得回武林,何日能再见曾孙子一面呢?何况李晟还是宝贝女儿文清的孙子,汝成和丁香的儿子!
老人决定,在有生之年,趁现在还走得动,最后上一次灵峰山,到三清观探望文清女儿。他心中一直念叨着,此行上山,恐怕将是永别了!

李开先一个人,提了一个小包,锁了门就出去了。他沿着灵峰溪北岸的小街走去,再转向南,到了灵峰溪桥北,又走了一段路,真有点支持不住了。原来,李开先准备把李晟带回来的梅干菜肉罐头,送上山给女儿文清,李晟的亲祖母,还有春申的母亲颜雪梅,和她姐姐颜风荷。勉强走到灵峰山麓,坐在路口,确实走不动了。
恰巧,李家庄的一个轿夫,走了过来,道:
“解元公要上山吗?”
“你是……”
“我是丁大龙的好朋友;大龙,就是那个牺牲了的丁更生的儿子呀。”
“好呀,长江前浪推后浪,又一代人起来了……可我老了,没有钱坐轿。”
“那不打紧,我和我的朋友扛扛你上山,再把你带下山……只是你在山上时间不能太久,有什么事办了,就跟我们下山,行吗?”
就这样,李开先此生最后上了一次三清观,不过现在他已经替文清她们,把“三清观”改为“圣女祠”了。

颜风荷、颜雪梅、李文清三个人都在观门外看风景,一看见李开先上了山,都高兴地叫了起来:
“解元公,快快请进。怎么一个人……是呀,家里也没有什么人了。”
李文清立即返回观里,给两位轿夫沏了茶`出来。轿夫轻声说:
“让解元公早一点下山。”
李开先道:
“来,风荷、雪梅、文清,看,我给三位带来了什么?”说着就从小袋子里掏出一个玻璃罐头来,“这是江西鹰潭的特产,非常名贵。给三位尝尝。”
“父亲,就为这事,特地上了山?”
“是啊!想念女儿,想念风荷和雪梅了,很久没有见到你们了,昨天就想要上来,李晟回来了,祖孙谈历史,就聊了一个晚上——”
“好呀,李晟前次回来,有三年了吧。”李文清高兴地问道,这是汝成的骨肉,是自己的嫡孙,“李晟总还有几天吧,我们过两三天,下山去看看他。”
“你们年纪也大了,让他上山来吧,他说过两三天就上山来看看大家……”

颜风荷、颜雪梅同李文清商量,决定下午就下山去,看看李晟。
轿夫刚道了一声“解元公,我们再扛你下山吧”,文清就喊道:
“父亲,等等,李晟回来了,我们下午准备下山去看看。”
李开先知道,李晟是汝成的骨肉,是文清的小孙子,是应该让女儿早点来看看。已经准备上轿子,连忙回应道:
“好,这几天李晟都同我一起住在圆通寺……

(二)口袋里只有两角钱

李开先心中的悲哀,只有自己知道;一家之长,又如何将痛苦让晚辈去分担呢?
无论如何,应该安排同虎晟孙子,好好的同饮一杯别离酒,甚或是“死别”的酒。也应该让文清和三清观李晟的姑婆、姨婆都下山来。

这是一条清冷的小街,从大跃进、大办公共食堂以后,当地店铺大多关了门,只有戴云山、玳瑁坡那边的山民挑了一些山货摆在地摊叫卖。
李开先摸摸口袋,只有两角钱……
怎么办?他又想到,已经到了九十五,过几天同虎子孙离别,恐无再见的机会了。想想,心中一阵阵悲凉。
李开先往北,走过李家原来的清韵花园;大门的门柱已经倒塌,他不忍地往里面瞟了一眼,想进到李家花园看一看,也算是一种怀旧吧!可一转念,他想到了媳妇赵杏之和兔子孙李旦的惨死,他决定此生再也不进媳妇被日本鬼子奸杀的地方。
李开先在街上破烂的摊子上,想看一看有什么好吃的东西可以买。他又在一家旧货店的门前停了下来,看看旧货店收购什么东西……
看看旧货店还开着,李开先加快步子,回到了圆通寺。
他翻箱倒柜,找出了一条毛呢的裤子,塞进提包里,又颤抖着双脚,走到李家庄那被炸毁了的破烂的街道上。
约莫过了七、八分钟光景,他找到了那家旧货店,走了进去,怯怯的,只怕熟悉的人看见,赶忙从提包里迅速拿出那条毛呢的西裤,问:
“不是典当,卖给你们,值多少钱?”
“我们是当铺,只当,不买;如果典给我们,五块钱,一个月后来取回。如果是两个月以后来取回,那就加利息。最多就是典两个月。”
李开先收回裤子,重新放进手提包里,走出旧货店门坎,真是无计可施,只好在街上没有目的地随意走着。

(三)穷得连裤子都卖了

李开先走到一家小贩的摊子前,随意看一看:两只竹篓里,似乎装着一些鲜蘑菇。小贩问道:
“老人家买大蘑菇吗?”
“蘑菇怎么卖?”
“一斤三块钱,如果零买,或者论朵算,随你挑,一朵三角钱。”
李开先摸了摸口袋,他知道只剩下两张单角的零票,连一朵蘑菇也买不起。心里不觉一阵苦涩、羞惭,夹杂着一丝辛酸:
“人生,怎么会走到这样的一种境地?”
晚上拿什么东西给我的虎孙,女儿文清,还有风荷、雪梅她们吃呢?已经说了,请大家晚上到圆通寺吃便饭,怎么办?
好,就蘑菇吧!反正旧货店不收,趁小街上没有什么行人,李开先决定把小包里那条呢料裤子卖给小贩:
“兄弟,我忘记带钱出来,回去拿,路又远。这样吧,我这里有一条毛料长裤卖给你。这是我儿子从厦门鼓浪屿带给我的美国夹克裤子,老了,放了好多年,反正不会再穿了。价值至少三十块,算你二十块钱;就拿你十七元,外加一斤蘑菇,怎么样?”说着就解开小包袱……
小贩细细看了看,似乎知道这是真货,又在自己脚腿上量了量,长短正好,就笑着说:
“行,二十就二十,十七元,加一斤蘑菇。”
“好!拿去。”
……

李开先知道虎子孙听周总理的话,发过誓,困难时期“三不吃”,不吃肉,不吃鸡,不吃鸡蛋。于是又转到别处,买了半斤牛肉,用去五元六角,一斤大米三块五。

这一天晚餐,可以说是很“丰盛”了:一斤米饭全煮了,蘑菇炒牛肉丝一大盘。李开先想了想,上个月泉州的朋友送了白鲞,还带了两瓶荔枝酒。对了,拿出来,有了肉丝炒蘑菇,白鲞,就一定要有酒,不能辜负了好菜!
李开先自己动手,将半斤牛肉切成细细的肉丝,再把蘑菇也摘成一小叶一小叶的。灶台上只剩下一些菜油,倒一点,就在炒锅里拨弄起来,居然喷香喷香的。白鲞,很名贵,是黄花鱼晒干了的鱼鲞。李开先已经放了一年多了,这一次慷慨的切了半条,先泡在清水里浸透,然后再放到小蒸笼里蒸熟。两瓶荔枝酒,送来也是一年多了,平时舍不得喝,每次端起酒瓶,只在瓶口斟了一下,一年多,一瓶荔枝酒就快酌完了。今天还好剩有一瓶,可以拿出来应付应付了。

大约五点钟,太阳还没下山,颜风荷、颜雪梅、和文清女儿都已经下山,到了圆通寺。一进门,颜风荷就叫了一声:
“李晟,快出来让姑婆看看!”
文清则叫了声“父亲”,接着道,“我们三个人,晚上就住在圆通寺,你这里不够住,还有东侧的房间可以随便住一宵。”
李晟在东侧,原来自家的住处躺着看书,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马上跑了出来,咳,原来是三清观三位“道姑”。忽然想到,祖父说,他们现在都不信道了,“三清观”改叫“圣女祠”,三位道姑都还俗,叫俗名了,那就是颜风荷、颜雪梅、李文清了。怎么称呼呢?叫长辈名字又不好,一时想不出来,只好高兴地说了一声:
“来了,快坐。我还有几天,本来想过两三天上山去看看……”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