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树秾姿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在大陆某大学任人文学院教授,讲授中国文学史、唐宋诗词、古代诗论、易儒道佛与传统文化等课程,作家。兼任中国李商隐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教育家协会理事。著有《类纂李商隐诗笺注疏解》、《东方思想文化论纲》、《唐诗与道教》、《钗头凤与沈园本事考略》、《李商隐研究》、《李商隐诗选》(3种)、《李贺诗评注》,以及诗集《潇湘水云》、散文随笔集《昨夜星辰》、《花开花落两由之》,长篇小说《昨夜群星陨落》、《血魂》、《勿忘我》等24种,近1200万字。移居美国后,住马里兰州。

网易考拉推荐

《勿忘我》第四六章 现实、历史与未来 (现实就暂时不去说它;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未来就更难预料)  

2017-02-13 04:14:10|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六章 现实、历史与未来

(一)“现实”就暂时不去说它

“事情已经过去了。好,我们讲讲历史吧,我小时候印象中觉得祖父的历史知识很丰富,比我们学校的教授还强呢。”李晟说。
李开先苦笑了一下,道:
“记得我以前曾经同你说过,‘历史就是一笔胡涂账’!现实的都说不清楚了,还谈什么历史?像你同陈缓歌,是最现实的事了,你能说清楚是什么原因解除婚约了?责任在谁?是她,还是你;是她家,还是我们家?就算是我们家吧!
“我们家,祖父从辛亥起就参加革命,抗战时组织了游击队,任副司令,打日本鬼子;你父亲当了游击队司令员,同共产党高云岚、叶知秋、黄夏炎一样,出生入死,冲锋在前——”
“对了,祖父,我从武林回漳州的路上,在鹰潭车站结识了一个人,叫黄一春,从北京一家出版社调回漳州师范学院。无意中谈起,他的父亲就是黄夏炎,现在任东山县的县委书记,还是龙江地委的委员呢。我告诉他,黄夏炎同我祖父、父亲、伯父的关系都非常好,是战斗中结成的的生死之交!”
“噢,有这样的巧合!以后,如果省外呆不住了,就申请调到漳州师范学院,说不定黄夏炎的儿子当上党的领导了,也会对你照顾一些……”
“是呀,孙子也曾经动过这个念头,只是当年填志愿时,因为家庭背景不好,父亲可能去了台湾,闽中、闽南又是沿海地区,靠台湾很近,担心因此被牵连到,所以一心想到外省,本省的志愿一个都不填报,连离家最近的厦门大学,我也没有填。”
“你伯父救过地下共产党几个人的性命,就有高云岚、叶知秋和黄夏炎三个人。现在他们都当官了。我们不想当官,可也不应该弄到今天这样的地步……还连累到下一代的高考和婚姻。虎子孙,这就是现实!能说清楚吗?所以我说,现实都说不清楚,还说什么历史!”
李晟道:
“像我们这样的家庭背景,现实的就不要管它,也不能去说。至于历史研究,我觉得也很难,历史只研究规律性的东西,许多细节都被略去;讲的都是帝王将相的总体功绩,至于他们怎么杀人,制造了多少冤狱,都可以略而不问。伟大的照样伟大,沉冤的照样沉冤。

(二)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

“像秦始皇,在他手下冤死的官吏、百姓还少吗?譬如在开凿灵渠和征服岭南的战争中酿成的罪孽,给百姓带来的灾难,与其伴随而来的,不可预料的南北交通、两广的开发等等的客观效果之间,就是一个‘历史的悖论’!
“历史记载,‘秦戍五岭’,开凿灵渠,岭南老百姓奋起抗击。秦始皇为了实现自己的野心,在三年时间内,屠戮近五十万人。岭南百姓,家破人亡,流离失所;许多人逃入深山,成为“洞民”,“野人”。我们从秦并六国对降卒杀戮之残酷,斩首,割耳,坑埋,分尸……无所不用其极,可以想象,秦兵对岭南人民的屠杀,一定是十分酷烈的。可是,后世历史说起此事,往往轻描淡写,一笔带过,似乎五十万人的生命可以略而不计,而对于秦始皇、史禄,则都是颂赞之辞。
“再说唐太宗吧,史称一代明君,杀兄弟,逼父亲退位,把兄嫂娶为妃子,就以儒家道德来衡量,也总是有污点吧,但历史对他采取完全原谅的态度。
“至于朱元璋,制造的胡惟庸和蓝玉的冤案,光是这个案子就杀了五千多人,历史还称颂他是农民起义领袖,反元的民族英雄!诚如祖父所说,历史有时实在是说不清楚。”
“嘿,我的李晟孙子,大有长进呀……你说历史记载究竟有几分是信史?”李开先忽然想到《古史辨》,就问:
“李晟,你1958年7月回家时,带回顾颉刚先生主编的几卷《古史辨》,我翻了一下,他有一个观点我很有同感——”
“祖父说的是顾颉刚先生提出的,中国古史是一个‘层累的结构’。”
“正是。中国远古的历史,史料很缺乏,最先似乎都是先民的一些神话、传说之类,到了周代,尤其是春秋以后,都成了儒家的学说,后来又都编入正史,或进入了其他史籍,一代接一代传下来,很少有人去怀疑。什么黄帝有四个面孔;黄帝骑龙飞升上天;鲧窃天帝息壤,治水不成被杀;大禹治水十三年,三过家门而不入;夏启是母亲涂山氏的肚子开启以后,跳出来的,所以他的名字叫做‘夏启’,又叫做‘夏开’;还有,说什么天下阳气太盛,朱襄氏制瑟,以调和阴阳,所以瑟这种乐器又名叫‘来阴’……等等,全都不可信。
“司马迁是大历史学家,可他的《五帝本纪》有多少是可信的呢?历史,有许多就是当代人根据自己的需要和认识,编出来的。”
李晟听了,觉得祖父的看法,虽然有些偏颇,不小心容易陷入“历史不可知论”。但是也不得不承认祖父某些见解是很深刻的,譬如说许多历史事实是根据当代人的需要而编造出来的。李晟想了想,回答道:
“祖父说的有一定合理性,特别是‘历史是根据当代人的需要而编造出来的’,对我今后历史研究很有启发。我也曾想,譬如同样的历史人物,在不同历史时期,就会有几副面孔。”
李开先问道:“那,虎子孙也举个例子让祖父听听。”
“譬如说孔子,从清代,经过五四,到民国,再到解放以后,孔子就有几幅面孔:

孔子是叔梁纥和他母亲‘野合’的私生子;
孔子只想当大官,是一个官迷;
孔子开创私学,有教无类,是一个教育家;
孔子提倡仁恕,是一位思想家……”

李晟突然想到鲁迅的一篇文章,又继续说道:
“这些看法,同孔子生前大概相去不远。鲁迅有一篇文章。题目叫《论现代中国的孔夫子》,文章说,现代人把孔子抬到了一个惊人的高度,其实孔子生前并不怎样‘摩登’。你看,汉代以后,孔子忽然伟大起来了,什么头衔都往他头上扣,譬如——

孔子是至圣先师文宣王;
孔子是中国历史上的伟大的圣人。

“可是,另外一些人却给孔子加上一些罪名,说——

孔子是奴隶主阶级的代表;
孔子是旧制度的维护者。

“到了五四前后,激进的学者,包括鲁迅在内,胡适之、钱玄同、陈独秀等人说:

孔子反科学,反民主,是专制主义的吹鼓手;
必须打倒孔家店……

“孔子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我的老师说,孔子的思想是‘常研常新’。这个‘常新’,按我的理解,就是常常在‘变化’,是后代人把自己的思想加到孔子的头上。他们赋予孔子的一些新思想、新头衔,从而和当代人的认识和政治主张相契合。如果孔子还活着,恐怕也未必认同!
“意大利一位哲学家叫克罗齐,1952年已经去世了。他曾说过:‘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所以,历史,只是当代人对历史的当代解读、当代诠释,一百个历史学家对历史恐怕有一百种解释。从这个意义上说,祖父说的‘历史是一笔胡涂账’,恐怕是这样。”
李开先听完李晟的说法,特别高兴,他大概认为李晟完全赞同自己的观点,就说道:
“所以,我觉得,历史只是历史学家的分析和推论;他们各自找了一些史料,各取所需,做出自己的结论,发表出来,就认为是‘历史’了。然后著书立说,加以传播;或为人师,登上讲坛。时间一长,大家都以为历史就是那样,人云亦云,这不就变成一笔胡涂账了?”
李开先继续说:
“说一句尖刻的话:正因为历史从来都没办法说清楚,这就让后世,一代一代的历史学家们有事情可干,他们才有饭吃;他们是靠历史的胡涂账混饭吃的。如果,历史都很清楚了,那么历史学家就失业了,无事可做,没有饭吃了。”
“祖父还挺幽默!”李晟虽未必完全赞同,但对祖父的分析还是挺佩服的。
李晟继续说:“但是,就地下出土的历史文物和文字记载,不假以主观偏见提供给读者的,就比较接近于历史事实。”
李晟刚说完,李开先就紧接道:
“那也只能是‘接近’,而且只是同今人的史学比较而言。因为,地下出土的东西,还不是当代人用自己既有的历史观去解释?而且任何居于统治地位的帝王将相,都在拿历史证明自己的朝代是‘天赐’,皇帝就是‘天子’,就是天帝的代言人,以掩盖自己的野心和残暴。
“有些人就迎合最高统治者的口味,利用某些现成的所谓规律,去硬套纷繁复杂的历史现象和历史事实。
“再比如关于汉族和少数民族的问题,现在也弄得‘不清不楚’。辛亥时革命党搞了个‘五色旗’,说是代表汉、满、蒙、回、藏五族——”
“中国其实不止五个民族。”
“是不止五个,据说,我国有几十个民族……
“我的看法,国内大多数民族已经没有多少差别,都是中华民族。从朝代来看,夏代、殷商或许是汉族最早建立的朝廷,西周崛起于岐山,相当于今日的凤翔、宝鸡一带,史称‘西岐’;楚国许多地方是江南的蛮族。秦兴起于今甘肃、陕西凤翔一带的非汉族。一统天下以后,你说是什么族?刘邦建立汉朝,中原及其近边,或可以算是汉族。到五胡乱华,鲜卑、羌,至于突厥,还有李唐之起于姑臧,显然是西凉族。所以,今日称之为汉族的民族,在唐代时就是各民族的大融合。
“五代,除了后梁、后周外,后唐、后晋、后汉,北汉,都是突厥别部沙陀贵族建立的政政。
“到了宋代,就更不用说了,赵匡胤也许是汉族,可是契丹(辽国)、金、蒙入侵中原,汉族和这几个民族也相互融合了。1127年金国攻陷北宋汴京,占据中原的妄杀及奸淫掳掠,中原地区妇女生的孩子,恐怕许多是汉和金的混合种。1234年蒙古灭金,1276年,蒙古灭宋。金国占据中原时,西起大散关以东,南以淮河为界,中原地区有人口四千七百万,被蒙古灭亡时,人口减少至七百五十万,因战争死亡了三千九百万;蒙古人称他们是‘汉人’。《宋史》记载十三世纪初,南宋嘉定初年,有人口七千六百万,到蒙古灭亡南宋时,人口只有一千三百万,死亡六千三百万;蒙古人称为‘南人’。元朝建立,人分四等,是所谓蒙古人、色目人、汉人、南人。汉人、南人遭受灭种之灾,男子战死或被杀,史载中原和南方,河流血水,井塞尸体。中原和江南的妇女,大多沦为奴婢,性奴,她们生的孩子,算什么族,能算汉族吗?
“所以,我大胆说一句:南宋灭亡后,再没有纯粹的汉族了……到明朝末年,又是清兵入关,满族统治中国近三百年……”

(三)“未来”更难以预料

“曾祖对中国历史很熟悉,胜过孙子多多……那祖父说,‘现实说不清’,‘历史是胡涂账’,那么未来呢?”李晟问。
李开先笑笑道:
“未来,更难以预料了,但有一点是很清楚的:就说人吧,人都是要死的,一代一代人都将过去,不管他是伟大的,渺小的,革命的,反动的,最后大家都到地下去,复归自然,和地球同一。像曾祖,今年已经九十四,活一百岁,也只剩下六年。就可以预测过几年要死去,要到地下,要回归到自然中去了,这是可以预测的。别的人也是一样,没有人能够逃避死亡。
“如果我们推而广之,那就可以预测任何事物都不是永恒的,事物有其始,就必有其终。看看中国历朝,长者数百年,短的只有几年,有哪一个朝代是永久不亡的?或许就像孙中山先生所说的:进入了'大同世界'。我看将来说不定连地球也都可能不存在了……”
“道理是这样说,但是,正如东坡词所说的,‘但愿人长久’。”李晟忽然想起日前作的一个梦,就高兴的说:
“我离开漳州前一个晚上,归心萦绕,总想起曾祖、父亲和母亲,那个晚上,还做了个梦,梦见祖父说自己活一百岁,我说能活二百零八,《水浒传》一百零八将,每人给曾祖父一年,就是一百零八年,加上祖父自己有一百岁,那就有两百零八岁了。”
李开先一听,哈哈大笑起来,说:
“好好好,我的虎子孙,祖父接受你的祝福,有一百零八岁就不错了。可是一百零八以后呢?所以,‘人是要死的’,未来就这一点是可以预测的。不光是我,三清观的三位仙姑,难道真成仙不死?不可能,她们也会死的。所以任何事物,不管它如何合理,如何重要,它最后也是要终止的。”
“说到祖母、姨婆和姑婆,我就想起父亲,希望他不是失踪,希望他有一天能够回来——”
“如果他已经过世了,自然不会回来;如果像有人所怀疑的那样,他是去了台湾,还活着,那倒有可能,以后某一天回来。不过那时我已经不在了;你丁香婶娘在不在,都很难说。”
“文清姑妈身体好,说不定还能见到。”
“文清比你太妈和姨婆要小一些,但也将近古虚之年。如果台湾和大陆早一点统一,尽早回归祖国。也许能看到。祖父就不行了。我预测,虎子孙一定能看到汝成父亲。记住,父亲回来时,李晟家祭时一定要告诉祖父一声……”李开先说过以后,显然有些伤感。
这一天,李开先和李晟,祖孙两人一直谈到深夜,李晟也就继续在圆通寺曾,同曾祖父一室,在圆通寺后堂过了一个晚上。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