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树秾姿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在大陆某大学任人文学院教授,讲授中国文学史、唐宋诗词、古代诗论、易儒道佛与传统文化等课程,作家。兼任中国李商隐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教育家协会理事。著有《类纂李商隐诗笺注疏解》、《东方思想文化论纲》、《唐诗与道教》、《钗头凤与沈园本事考略》、《李商隐研究》、《李商隐诗选》(3种)、《李贺诗评注》,以及诗集《潇湘水云》、散文随笔集《昨夜星辰》、《花开花落两由之》,长篇小说《昨夜群星陨落》、《血魂》、《勿忘我》等24种,近1200万字。移居美国后,住马里兰州。

网易考拉推荐

《勿忘我》卷四 第四五章 如此牵连!(“三不吃”;如何想得通?)  

2017-02-11 10:43:59|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五章 如此“牵连”!

(一)“三不吃”

回忆同陈缓歌早先的缠绵和热烈的爱情,硬是让他大哥拆散,李晟心中既不解,又有些不甘,朦朦胧胧,也不知道睡着没有。
早上醒来,李晟躺在床上,算算今天已经是阳历8月4号,想起了学校,又想到了教研室主任林梅雪。他觉得应该回学校参加集体备课,自己不去,教研室总是少了一个人,缺了一分力量,这对不起梅雪的热情帮助。他估算了一下:
8月15号,赶到武林师院参加集体备课,旅程至少要两三天,那么12号就必须出发。今天是8月4号,还有八、九天时间。曾祖父已年九十有五,这一次离别以后,未必能够再见上一面,就决定在圆通寺后堂再同曾祖一起住两三个晚上;然后上三清观,再一次看看祖母和姨婆、姑婆她们。

李晟比曾祖李开先醒得早,他起来以后,就到灶房,揭开锅子一看,只有蕃薯藤和叶子。想到祖父年纪这么大了:伯父下放到泉西黄塘畜牧场“劳动锻炼”,实际上是一种变相的劳动改造;父亲,1950年“失踪”;姑姑不满二十岁就上了三清观修道去了;自己的母亲又带着妹妹李馨,暂时住到鼓浪屿去……留下祖父,孤零零一个,蛰居于圆通寺这个破旧的寺庙。想起这些,李晟真想退职回家,陪伴祖父度过晚年。家庭到了如此不堪!还教什么书?
李晟也确实肚子饿了,他很快盛了一碗薯藤叶汤喝了,就走到后堂东侧,原来自家的住处。可自家住处除了一张破旧的,尘封的床铺以外,就是两三张旧椅子,屋子里,既没有父亲,也不见母亲和妹妹,一种物是人非的悲凉感,涌上了心头。
李晟在圆通寺后堂东侧的住处,呆呆地想着心事,他又想起了陈缓歌,想到了在漳州半个月发生的事情。他反反复复地想,却又深切的感悟到:离开陈缓歌,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分手”以后,缓歌就自由了,所有的痛苦和矛盾,随着时间的流逝,都会过去。缓歌不须再经常听到他大哥的唠叨;她出身好,两个哥哥都是革命干部,分离了,就不会同自己“吊死在一棵树上”了!

不知又过了多少时候,忽然祖父推门进来了,手里还攥着两个鸡蛋:
“虎子,中午咱们吃鸡蛋,祖孙一人一个。”
“曾祖,我们这里鸡蛋一个多少钱?”
“七毛钱还不容易买到呢,我给了一块五毛钱,才买了两个。”
“曾祖,国家困难时期,周总理带头‘三不吃’,不吃肉,不吃鸡,不吃鸡蛋。我们学校的党员都宣誓‘三不吃’。但是,非党老师也都宣誓‘三不吃’,两个蛋留给祖父自己吃吧。”
“已经宣誓过了?发誓了?”
“是,真的。人一旦发誓,就不能食言。”
李开先听了,默默地退出去。
……

中午,李晟从东侧到了西侧祖父的住处。李开先摸了一下李晟的头,说:
“国家困难啊!你是大专毕业,那年你毕业回来时,祖父说,你中了‘举人’了;现在你又当了大学教师,连吃个鸡蛋也那么“小心”呀?你们学校老师都是这样子的吗?”
李晟不愿意让曾祖父难受,就把话题引开,道:
“曾祖,我这个‘举人’怎能同祖父的‘举人头’解元相比呢?现在大专,恐怕还没有七品呢。”
“没有没有,曾祖中举以后,在云南当了两任知县,是正七品。你现在恐怕只有九品下。过去七品叫‘芝麻官’,就是现在的正县级——”
“对了,我们中文系书记还只是副县级,据说只是十九级,一个月七十多块钱,我现在只有四十三元五角,大概只能套个二十三级。”
“好好好,有一个级别就不错,虽然是个最小的‘官’,但还不是‘小吏’。”李开先说了就哈哈大笑起来。
李晟说:
“回家很匆忙,来不及给祖父带什么东西……”
“不是有陈缓歌的两个罐头吗?中午在祖父这里吃饭,咱们开它一个,祖孙两个一起吃,好吗?对了,米缸里,还存有一点大米;米饭就梅干菜肉,神仙也没有吃得这样好!”

(二)如何想得通?

李开先拿出一个梅干菜肉酱罐头,一看商标,道:
“好东西,江西鹰潭的特产,我吃过。有一年,泉州市的朋友送的,不过不是玻璃罐头,是用牛皮纸包装的。这是江西非常名贵的特产!”
罐头开了,倒在碗里,满满的一个中碗,摆在小桌子的中间,两面各摆着一小碗米饭。
“虎子孙,快来,咱们祖孙美美地吃一顿。”

李晟在漳城龙溪转去医院,陈缓歌开了一个梅干菜肉罐头,李晟嘴里没有说已经宣誓“三不吃”,不吃肉、鸡和鸡蛋,只是拣些梅干菜吃。那时为是否分手,举棋不定,心里十分烦恼;吃了一次梅干菜,竟然想不起是什么味道。今天认真地品尝了一下,果然不错!
“虎子晟,咱们李家,家道衰微,吃不起好东西了……”李开先用筷子夹了一片肉,再加几条梅干菜,送到李晟的碗里,说:
“这种东西就要配米饭,放到饭里,香喷喷的油香肉香,同饭调起来,一闻,梅香扑鼻,是最佳调饭的食品。”
李晟连忙道:
“'三不吃',除了鸡蛋!还有鸡肉和猪肉。曾祖多吃肉,我吃梅干菜……”
李开先本来想说些什么,最后也只是摇头微笑了一下。
李晟接着说:
“老百姓现在不要说‘肉香梅香,肚子里连一点油水都没有。武林已经很差,我看比泉城还要好一些。但是去年我下乡时,农民讲怪话,说:‘肚子里没有油水,没有鱼肉,马桶里大小便都不臭……”
一句话说得李开先哈哈大笑起来,也向孙子开起玩笑来:
“那虎晟孙今天晚上解便时,马桶一定很臭了。”
祖孙两人就这样穷开心,你说一句,我说一句,说了就两人一起哈哈大笑。
……

李晟觉得虽然把同陈缓歌“分手”的事情,跟祖父说了,但是还应该把自己决定“分手”的想法告诉祖父,就说:
“我这次是从漳州转回家的,同陈缓歌的分手,有主客观两方面的原因,实际上最后还是由我提出来的。他大哥嫌我们家庭背景不好,还有海外关系……不是陈缓歌的问题。”
李开先沉默良久,才说了一句:
“三年前订婚,陈崇德两夫妻都没有来,我和你伯父心里就不踏实。说到家庭成份,他当年在灵歧搞土改试点时,你伯父也只是‘小商’,祖父因为老了,抗战时家产又都献给了游击队,就不划成份了。后来我们被何家村的反革命特务分子何其兴报复了,改划了成分,陈崇德应该很清楚,怎么还要牵连到自己的妹妹呢……怎么这样子'牵连'?曾祖虽然是老脑筋,却真是想不通!”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