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树秾姿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在大陆某大学任人文学院教授,讲授中国文学史、唐宋诗词、古代诗论、易儒道佛与传统文化等课程,作家。兼任中国李商隐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教育家协会理事。著有《类纂李商隐诗笺注疏解》、《东方思想文化论纲》、《唐诗与道教》、《钗头凤与沈园本事考略》、《李商隐研究》、《李商隐诗选》(3种)、《李贺诗评注》,以及诗集《潇湘水云》、散文随笔集《昨夜星辰》、《花开花落两由之》,长篇小说《昨夜群星陨落》、《血魂》、《勿忘我》等24种,近1200万字。移居美国后,住马里兰州。

《勿忘我》卷四 第三九章 洗去旅途的风尘(入住龙江旅舍;梦境的应验)  

2017-01-26 11:45:44|  分类: 长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卷四

第三九章 洗去旅途的风尘

(一)入住龙江旅社

火车离开了郭坑车站,风驰电掣般向终点站厦门市飞奔。李晟站在郭坑小站台上,看到卖煎饼的,似乎觉得有点饿了,就走到煎饼小摊前,问:
“多少钱一个?”
“有粮票吗?一个二两半粮票,咸菜馅一元五角,没粮票二元五角;肉馅的三元,没粮票四元。一斤粮票按四元算,比厦门便宜,厦门一斤粮票要六元呢,买一个吧。”
李晟笑笑说:
“郭坑煎饼好吃,就是太干硬了,早晨没有水,吃不下。”
说着转身就走。其实,他是没有粮票了,多花钱又舍不得,心想到龙江找到老同学黄翃再说,就掉转身走开。恰好有一辆载客的自行车过来,还招了两下手。
“喂,到漳州城北的纪念碑‘圆环’多少钱?”
“上来吧,都是一样价,不会多收的,三块钱,买个煎饼也不够`……”
半个多小时,自行车到了圆环。李晟下了车拿出三块钱,还真舍不得。他看看车主,本来想讨价还价,或许可以少五毛钱;转而一想,已经平安到达,马上就能同陈缓歌见面了,心里对车主不禁产生了一点谢意,也就不还价,把三块钱付了。他记起黄翃的住址是漳州城东,新华路左侧达聪巷25号,就顺便问道:“达聪巷怎么走?”
“往东,左手,一直走,大概不到两百米。”
李晟说声“谢谢”,就往东一直走去。

李晟从“圆环”往东走,原来是新华路,大约走过新华路的三、四条小巷,怎么找不到达聪巷,问问路人,才知道已经走过头了。于是又回转身走,过了一条小巷,再走一条,就是达聪巷了。往巷北才走几十步,就看到二十五号。
到了门口,抬头一看,大门锁了……
李晟这才想起,黄翃是在漳州郊区的一个“香草园”工作,但是,星期天也不在家?黄翃爱人赵天欣,又在园山琵琶阪的水仙花圃工作,就更不会回来了。看来不到晚上是不会有人的。怎么办?感冒还没有恢复,总不能带着病体、背个破书包到医院去找陈缓歌吧。再说,路上三、四天,浑身发臭,总得洗个澡吧……李晟站在大门口,思之再三,决定还是先找家旅社住下来,吃了饭,洗洗澡,睡一觉再说。如果今天就去见陈缓歌,那晚上就睡在旅馆里,明天再住黄翃家也可以。
李晟又从原路返回圆环,往西就是北京路,比新华路要繁华得多,虽说是“困难时期”,各种商店也还是开着。他着实有点饿了,又看到一个煎饼摊子,也不管多少钱,先坐下啃一个聊以充饥:
“煎饼一个,紫菜汤一碗,多少钱?”
“有粮票吗?”
“没粮票。”
“要不要肉馅的?”
“不要。对了,紫菜汤里放一点虾皮。”
“没粮票咸菜煎饼一个两元八角,虾皮紫菜汤一碗一元两毛,总共四块钱。”
“怎么?比郭坑还贵三角钱?”
“城里东西自然要比乡下贵啦!”
李晟从鹰潭到现在,一点东西都没有下肚子了。又饿又渴,贵就贵吧!煎饼吃了,汤也喝了,一点都不觉得饱,好像压根儿就没有吃过一样。再吃,怎么办,又是四块钱?他盯着铁镬上的煎饼,想了一下:
粮票没了,衣服也没了,身上就只一百二十多块钱,至少要维持一个星期,甚至更长的时间;还要买返程的火车票,虽然黄翃那里可以先借点钱,但是粮票是定量的,不能借……还是省着点用吧。走!
李晟就在煎饼摊子附近找了一家旅社,虽然很旧,用的却是龙江专区的名称,叫“龙江旅店”。一进到柜台,就问:
“能不能只住半天?”
“不行,我们这里没有这种规矩,你要住便宜的有。”
“那就便宜的吧,我来亲戚家,他们暂时都出去了,晚上就会回来。所以刚才想只住半天。既然要一天,那就便宜一点的,权住一宵。”
柜台知道这人身上没什么钱,就给他安排在最便宜的房间。按旅店的店规,可以住到明天中午十二点以前,一个晚上三块钱,连同钥匙押金费四块钱。李晟觉得不是很贵,就把钱给了,拿了钥匙。原来是楼底下朝西的一间;门一打开,一股热浪就扑面而来。李晟心里疑惑:7月23号,对了,农历六月十一,今天是大暑。怎么这样热?后来仔细一听,才知道隔壁就是锅炉房。李晟放下小背包,觉得又闷又热,出了一身大汗,只好自我解嘲地说:
“好呀,出了一身汗,感冒就好了。”
李晟想到,第一件事就是痛痛快快洗个澡,把晦气和汗臭气一起冲洗掉。他摸摸身上的钱,又把陈缓歌的几封信拿出来,再想想,书包里的《沈园泪》电影剧本手稿也应该拿出来,都放进裤袋里。后来还是改变主意,把背包一起带到澡堂里,洗澡时将旧衣服塞进书包里,钱、信件、手稿就都盖住了,这样就比较安全。
李晟洗了澡,换了衣服。他很庆幸,还好有一身衣服放在背包里;如果都装进手提箱,今天洗完澡就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了。房间太热,但也得进去休息一下。
好呀!反正睡够了,再同陈缓歌“谈判”吧!

(二)梦境的应验

虽然隔壁锅炉房发出的蒸汽,使龙江旅店西房很闷热,但是蒸汽发出的那种有节奏的喷气声,让李晟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李晟觉得头有些晕,似乎向着医院走去……怎么?漳州的天气比武林还热,踩在地面上,脚底都发烫。他低头一看,沥青路面似乎也要融化了。太阳就在头顶,他不得不加快步伐,一直往西;一下走,一下小跑着前进。问了两次路,倒也很快找到了专区医院,快到医院路的转角的地方,迎面横过一个手持阳伞的女子,他准备再打听一下医院的大门在哪里:
“同志,请问一下,专区医院怎么走……”
那女子停下脚步,将阳伞往后一倾,两人几乎同时“啊”了一声:
“是你?”
李晟盯着看,就是陈缓歌。
“你失约了,迟了三天——”陈缓歌很不高兴地说……

李晟忽然惊觉,醒了,原来是在做梦……
他张开眼睛,一束阳光正从西墙上的小气窗照在床上,照在门上。李晟热得满头大汗,他一跃坐在床上,看看房间里,连一张板凳都没有。原来还想借个电话打过去,让陈缓歌到旅店来交谈,不会让别人知道她要“分手”的事。可是,这样的旅店根本就不是谈话的地方;而且让她知道自己住了这样的一家旅社,可不就太显穷酸了吗?
不行,还是到医院去!

非常有趣,梦中的路依稀还能认得。
世界上的事情有时竟是那样的神奇、巧合和不可思议:就在转向医院路的路口时,陈缓歌提着一只手提袋,似乎心事重重地从另一条小巷横插过来。李晟一眼就认出她来,梦,还真应验,就叫了一声:
“缓歌,陈缓歌……我是李晟!”
陈缓歌似乎被什么蜇了一下,抬起头,良久,似乎不知该怎么说;兼之刚刚从莫尚良家里回来,听了他阐述、分析李晟家庭、社会关系,以及对自己前程的影响……莫尚良的诚恳的态度,特别表示不再追求她,只要认他当大哥就心满意足,使她感到莫尚良还是一个很不错的老同志……
现在,李晟真来了,自己更加不知从何说起,也无法表示久别的高兴,就平平淡淡地说道:
“你来了?”
“我上午刚到。”
“上午到,傍晚才来?我已经等你三天了。我想你总是同意‘分手’了。怎么样?心情还好吗?”
“我路上生病了……我想同您谈谈——”
陈缓歌听说“生病”,这时才双眼一盯,仔细地瞧瞧李晟的脸:

李晟瘦得像一张被啃过的黄花鱼鱼头,眼睛也深深地陷下去,颧骨双双突出,脸色苍白带黄,两肩高高地耸起,脑袋又往下缩,瘦骨伶仃。

三年前的李晟,那英俊健壮的体魄哪里去了?面前的李晟,根本不像是一个年轻人……如果原先不是同他熟悉,乍一看,实在使人以为是一个肺痨病人站在眼前。这样的家庭出身,海外关系,这样的一个病人,以前怎么会爱上他呢?
“我们谈谈……”
“到哪里谈,到我宿舍去吧?”
“先到你宿舍,看看你住的地方。”
“有什么好看的?两个单身女子一起住,不像你们大学老师一人一间。”
“是有一间单身宿舍,很小,大约只有十八平米。”
说着,两个人一起从侧门进了医院宿舍区,上了女医护宿舍207房间。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