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树秾姿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在大陆某大学任人文学院教授,讲授中国文学史、唐宋诗词、古代诗论、易儒道佛与传统文化等课程,作家。兼任中国李商隐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教育家协会理事。著有《类纂李商隐诗笺注疏解》、《东方思想文化论纲》、《唐诗与道教》、《钗头凤与沈园本事考略》、《李商隐研究》、《李商隐诗选》(3种)、《李贺诗评注》,以及诗集《潇湘水云》、散文随笔集《昨夜星辰》、《花开花落两由之》,长篇小说《昨夜群星陨落》、《血魂》、《勿忘我》等24种,近1200万字。移居美国后,住马里兰州。

网易考拉推荐

《勿忘我》卷三 第二九章 南下武林(同乡李晓雪;柳浪闻莺,没有莺声;1956年最后一个晚上)  

2016-10-19 14:30:40|  分类: 长篇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九章 南下武林

(一) 同乡李晓雪

10月23日星期二,阴历九月二十霜降这一天,李晟乘胶济铁路,在济南换车,马上接上北京开往杭州的直达快车。到杭州,已是第二天清晨,在城站下车后,即上了1路公共汽车,在湖滨站下,然后问了路人,往南走了约一公里,就找到南山路98号“武林师范学院”;校门门楣上,隐约还留有“杭州师范学校”的痕迹。李晟想,这大概是向“杭师”借的校舍。
学校占地面积不大,正对大门是一座三层的教学大楼,一、二两层是教室,第三层是系科的办公室。右侧一幢两层的大楼是学校行政办公室。传达室的工作人员把李晟带到教学大楼第三层历史系办公室,报了到,系秘书立即带李晟到大楼后面的第二学生宿舍。秘书说:
“就在2106房间。我们知道你今天到学校,昨天就让同学帮你把床位整理好。这里是武林师院分部,杭师搬到松木场,校舍我们暂时借用.明年春假,就搬到新建的校址,在体育场路。同路东大学一样,我们历史系也有四个班,不过只是大专层次;你还在第二班。有什么事情,可以问班长,班长是个姓李的女生,是你同乡,龙江专区漳州市人。”说罢,秘书就走了。
李晟想,很碰巧,同东鲁大学一样,也是四个班,也编在第二班。李晟打开行李袋,正要把被铺拿出来,门口一个女同学,伸了一下头,问:
“是东鲁大学转来的李晟吗?”
“是,你是……”
“我叫李晓雪,拂晓的‘晓’,冰雪的‘雪’,漳州市人——”
“噢,你是班长?系里秘书刚刚介绍过,坐,坐。”
“正好第二节下课,课间活动有二十分钟,听沈秘书说了,来看看你,我们是同乡。”
“我是泉州南江中学的。”
“我是龙江师范毕业,国家规定,普师毕业只能报考师范院校,你是高中毕业,又是全省的重点中学,怎么转到高师来呢?”
“青岛天气太冷了,我们南方人很不适应,也可能我在青岛时生了一场病……”李晟随意回答,笑了一下。
“好,好,班级里大多是调干生,不是干部,就是小学老师,应届高中、普师的学生只有三个同学,连你来了,也只有四个……我先去上课了,有什么事情就找我,我在女生宿舍,问我的名字,都知道。
“对了,忘记告诉你,我们这校舍是暂时借来的,听说以后要给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所以现在只有中文和历史两个系在这里;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系,都在‘六和塔’。好,我先走了……对了,有钱买棉衣、棉裤吗?”
“杭州虽然比泉州冷,但是比起青岛,应该是暖和多了。我已经有一件大棉衣,大概不会冷。不过据说,一月份平均温度会在摄氏五度左右……不管怎么样,有一件大棉衣就不怕了。”
“需要添置什么东西,告诉我,我这里还有些钱。好,我去上课了。今天星期三,下午没有课,明天你就直接到教室上课。”

(二)柳浪闻莺,没有莺声

星期六傍晚,六点钟不到,李晓隐到2106宿舍,把李晟喊了出去,说:
“大门外面不远,就是西湖十景之一,著名的风景点‘柳浪闻莺’。我陪你走走,我在大门边上等你。”说了,头也不回就走了。
李晟觉得初来乍到,找这位同乡了解一下学校情况,很好;就迅速穿好衣服,才走到大门边上,李晓隐就神秘地转到大门外。李晟跟了出去,问:
“‘柳浪闻莺’名声很大,好不好玩?”
“走,跨过马路,我告诉你。快,马路对过左边就是柳林,到那里就不会有同学撞见。”
“撞见同学?怕什么?”
“你不知道,这里的同学都是年纪很大的干部和小学老师,还有报纸编辑什么的,最喜欢谈论‘爱呀’,‘老婆呀’,谁同谁是‘一对呀’,有几个看人都瞪着色迷迷的眼睛——”
“我不怕,我们是同乡,光明正大的,怕什么?”
李晓雪一听,转过头来,说:
“是不用怕,说得是,‘光明正大’的,就是真谈恋爱,也不用怕。”

“啊!‘柳浪闻莺’,那么多柳树!真漂亮!”李晟看那秋风吹起的柳枝,上下飘飞,像是一片柳的海洋。他特别注意听,哪里有黄莺的鸣叫,可除了风飘,柳摇,发出的声音以外,似乎并没有莺声。就笑着对李晓隐说:
“‘柳浪闻莺’,怎么听不到莺声?”
“我8月底来的时候,也这样对杭州的同学说。他们回答,‘秋天怎么会有莺声?明年春天就一定能听到’。
“走,我们往湖边走,然后经钱王祠,我带你到涌金公园去看看。”
李晟跟着李晓雪沿着湖畔往东,一边散步,一边观赏湖光山色。
李晟偶然回一下头,啊!太漂亮了!这不是风景画里见到的“保俶倒影”吗?只见夕阳下,宝俶塔倒影在西湖湖面,随着湖水的荡漾,泛起皱褶的塔影,令他顿感一阵温馨。李晟喜欢这景色和这景色给与的柔和的感觉,就建议说:
“我们往西面走,到湖滨,看湖水清波,夕阳塔影,好吗?”
“好,只要你喜欢。”

两人回头往湖滨方向走去。李晓雪问:
“你家里做什么的?”
李晟因为家庭出身问题,从小就有一种自卑感。他习惯于随口反问旁人,就反问道:
“你家里做什么事的?”
“我父母都在马来亚槟榔屿,我住漳州北京路叔叔家,婶婶是江西鹰潭人,所以叔叔和婶婶有时到鹰潭做生意,我就一个人。”
“你是华侨?经济上应该还可以,为什么初中毕业去读普师?”
“说起来,真是笑话。我父母思想十分保守,说是女孩子反正要嫁人,用不着上大学,读个师范出来当个小学教师就有很多人要了。你说可笑不可笑?”
“不奇怪,我们那里还要‘封建’得多。贯彻新《婚姻法》以后,父母包办婚姻的情况还存在,时常听到女孩子为婚姻问题跳海自杀。黄家庄就有一个女子,自己有个相好,可父母收了人家的礼金和嫁妆钱,就逼她嫁人。结婚三年,除了除夕没办法回一次夫家,其他时间就是住娘家。一年除夕,她小姑来叫,无奈父母又逼……除夕当夜尸体就抬回来。据说去夫家时,身上藏了一把剪刀,自己刺了喉咙,死了……”
“真可伤!”

李晟同李晓雪一直走到湖滨六公园,晓雪提议说:
“我们坐一坐吧,脚有点走累了。”
两人似乎都有些不自然,李晟尤其警惕,脑子一直涌现陈缓歌的倩影。李晓雪忽然问:
“你家有些什么人?”
“我家有父亲、母亲,妹妹;伯父;还有祖母;曾祖父,今年八十八了。”
“还有呢?”
“没有了。”
“你那年生的?”
“我属小虎,1938吧。”
“几月?”
“阴历八月月二十八,阳历10月21。”
“我比你大了一个月多一点,新历11月22,旧历十月初一。你给我当小弟吧!”
“当小弟?我……你没有弟弟吗?”
“你就是呀。”李晓雪说着,就把李晟的手牵了过去,“走,我们回去了。我是班长,我会照顾你的。班级有两个‘狐狸精’,一个上海人,一个是金华什么地方人,你得小心!”

李晟同李晓雪,又走回‘柳浪闻莺’,一个人影也没有;天黑黑的,借着湖面的清波,可以看见柳树像一堆堆云雾,又像是一座座小山阜,朦朦胧胧,有些阴森。李晟说:
“阴冷凄清得有些怕人,我们回去吧!”说着就往学校方向走。李晓雪紧跟在后面,似乎有些气喘,但很快地一下就赶到李晟的身旁,一边牵了李晟的手,一边笑着说:
“路上太冷清,要有莺声就好了……”

(三)1956年最后一个晚上

1956年12月31日,丙申年十一月三十,李晟收到陈缓歌一封9张笺纸的信,密密麻麻;李晟估算一下,至少有一万字。
随信还寄来了她的近影。李晟一看,不禁“啊”了一声:
“真是美得迷人!”:

那额下的眉儿,像是天边的弯弯的月;
那柔美的眼睛,像是一汪静谧的秋水;
那微微皱起的鼻翼,又像一只翩翩起舞的小蝴蝶儿;
那两片薄薄的唇吻,翕合着,让人想起紫色的红樱桃;
最是
那一绺乌云似的鬓发,
那披散飘忽在两边肩上,令人涌起心底的阵阵波澜。
兼之信末
那特别工整的“吻您”两字,李晟不禁心旌摇漾……

晚饭以后,李晟想给陈缓歌写信,担心李晓隐又来找自己出去,脸也来不及洗,就赶到延龄路一家专卖各种信笺的小店,挑了两刀粉底的暗痕桃花笺,又买了一套“西湖四十景”的黑白照片,匆匆赶回学校。
李晟坐到图书馆一个不被人注意的角落里,给陈缓歌写回信。一直到1957年零点,新年的钟声敲响的时候,李晟才放下那支陈缓歌赠送留念的Parker钢笔,把信和“西湖四十景”封好,带回宿舍,锁在刚买来的一只小箱里。李晟知道,除夕到新年,同学们都不会很早去睡觉,也就再踱出宿舍,到教室里看看。

为了庆祝除夕和元旦,学生会把各个教室重新作了安排,历史系2班的教室门楣上写着“扑克室”三个字。李晟不会打扑克,也随便进去看看,只见李晓隐正在同另外三位女生,聚精会神地打扑克。李晟又到了历史系其他三个教室转一转,再到中文系四个教室依次都参观了一下。比较有趣的是设在中文三班教室的“谜语室”。一条条彩线,挂着三角形的各种颜色的纸片,每一张都写着一个谜语。李晟随意看了几张,没有什么兴趣,大多没有去想它。只有一张写着:

春雨绵绵妻独宿,猜一字

李晟很快就猜出来了:“春雨绵绵”,没有“日”;“妻独宿”,“夫”不在。去掉“日”和“夫”,“春”就成了“一”字。李晟想,谜面就已经暗示“猜一字”,怎么没有人来猜呢?

忽然,李晓雪进入“谜语室”,叫了一声:
“李晟,找你一个晚上都没见到,你去哪里了?”
“我呀,一个一个教室巡着看,又同中文系的同学聊天,讲唐诗、宋词——”
“你有没有到自家教室里?”
“有呀,我看到你打扑克很专注,就没有喊你……我扑克一点也不会,就走了。”
“你看到我和谁在打扑克?”
“反正你们一个小桌子,坐了四个人,我只看到你,其他好像也是三个女生,,没有注意她们是什么人……”
“还算是个诚实人。我告诉你,我本来想约你去平海街东坡剧院,或者延龄路胜利剧院看戏去,不巧碰到系主任,就站着同他聊了半天。听说,省教育厅决定春假期间,把我们武林师院迁到体育场路浙江师范学院分部校舍……明天你做什么?”
“新年的钟声早早就响过了,不是明天,是天亮以后……”
“我问你,天亮以后做什么?”
“天亮以后一定还在睡懒觉。”
“好,大家都睡懒觉……”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