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树秾姿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在大陆某大学任人文学院教授,讲授中国文学史、唐宋诗词、古代诗论、易儒道佛与传统文化等课程,作家。兼任中国李商隐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教育家协会理事。著有《类纂李商隐诗笺注疏解》、《东方思想文化论纲》、《唐诗与道教》、《钗头凤与沈园本事考略》、《李商隐研究》、《李商隐诗选》(3种)、《李贺诗评注》,以及诗集《潇湘水云》、散文随笔集《昨夜星辰》、《花开花落两由之》,长篇小说《昨夜群星陨落》、《血魂》、《勿忘我》等24种,近1200万字。移居美国后,住马里兰州。

女丐  

2016-06-04 21:44:2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丐



今日偶翻小时候日记,看到“1949年4月3日,民国三十八年三月初六,星期日”的一则日记:



今天是星期天,有事去了一趟李家庄。在李家灵峰布店的前面,有一个女乞丐,脸色灰黑,脸上布满了皱痕,衣衫褴褛;地上的破碗里,放着一个铜板,向行人乞讨。这个女丐手里还抱着个婴儿。小孩一双大眼睛转来转去,看着街上的行人;看到别的小孩子吃东西,就伸出小手哇哇地叫。他一定是饿了。女丐的边上有一块牌子,写着:六个月,男孩,卖钱,银元两个或铜板两百。

我问她:“你会写字?”

她说:“街上有个人帮忙写的。”

我又问:“你怎么舍得卖儿子?”

女丐说:“他父亲已经饿死了,再不卖,我们母子都要饿死。有钱人家买去,儿子就有救了;我有两百钱,加上讨饭,至少有两年好活。”

啊,多么可怜!有的人很有钱,有的人穷得卖儿卖女。为什么会是这样?



偶然看了日记,想了许久,往日的印象逐渐清晰起来。记得是,1949年春天,我在凤山小学读五年级下学期。一次作文课,老师出了个题目:《日记一则》,题目自定。

要求:写有意义的事情。可以在家里写,明天一早带来交。作为期中考试成绩的百分之三十。

小学时,我在父亲、母亲的督促下,养成了每天写日记的习惯,但写得都比较简单。可是作文课,要求写成一篇文章,同平时的日记就很不一样。回家后,我把日记本翻了又翻,只有四月三日这一则日记,记下了一件关于一个女丐的事情。

仔细再看看日记,仿佛“衣衫褴褛”四个字,是父亲改动的。原来自己写的是“衣服破破烂烂”;父亲说:“后面的‘破碗’,已经有一个‘破’字,这里说‘衣服破破烂烂’,两个‘破’,前后句重复,改一下吧。”我一直觉得父亲改用‘衣衫褴褛’,改得好。但是,这篇日记如果照搬过来当作文,毕竟不像一篇文章。

那天晚上,我一直在冥思苦索,忽然想起两天过后的4月5日,也就是清明节那天,镇上都在传说:那个女丐在李家庄大街上跪地大哭,叫着“我的儿子”,“还我儿子”,最后倒在地上滚来滚去,希望有人告诉她,是谁买走她的儿子;她在绝望以后,一个人悄悄到了海边,跳进海里,死了。

据说,把她儿子买去的人,没有银元,给了她一张五十万的钱,是一种叫“金圆券”的纸币;说是,这些“金圆券”当天可以买一百斤大米,两天过,变成一堆废纸了,可儿子被抱走,再也找不到那个人……女丐伤心悔恨,就跳进海里了。

当时想起女丐母子,心里很是同情,像堵着什么似的。躺在床上想,到底是应该归罪于那个买孩子的人,还是因为金圆券贬值了?最后决定用《金圆券买走了一条人命》为题,作为《日记一则》的题目。

我从清明节那天听到一个卖儿子的女丐跳海自杀写起,然后倒叙自己于两天前遇见乞丐和她小儿子的情况,第三段对金圆券变成废纸,指出:“金融危机,纸币贬值,贫苦百姓卖儿卖女,甚至连自己的命都送掉了。”最后归结到题目。

我翻箱倒柜,找了许久,竟然让我找到小学时的作文本。打开一看,国文老师打给我100分。再看看评语:



题目警策。写了一个有关国计民生的重大问题。末了的议论也很深刻。



评语后面还附有一段长长的文字:



知道什么是‘金圆券’吗?要多读书,多看报。下面录下报纸上有关消息,供参考:

金圆券去年八月开始发行,面额从一元到一百元,发行二十个亿;每一元可以兑换三百万元法币。可是由于物价飞涨,最近金圆券的面额增至五十万、一百万,发行量也达到一百三十万亿。纸币印得多,物资却越来越匮乏,这样一来,一斤纸币一大迭,换不到一斤大米,所以就变成废纸了。报上还刊登,有一个造纸厂低价买进许多金圆券,制作纸浆,作为造纸的原材料……



看了作文本,几乎同时,我想到了当时的国文老师连先生。那回作文评讲课,评讲的就是我的作文。此后,每当下午课外活动时间,连先生就会通知我同毕业班的几位同学,到学校后山上的榕树下,由他,或者别的先生,讲述解放军渡江,攻下总统府和上海解放的消息。

1950年秋上中学以后,经常在县城南岭桥大道遇见连、吴三位先生,和当时毕业班的一位同学,他们穿着浅灰色的“列宁装”。据说,都当上了县里的干部了。



1961年8月14日 于福建泉州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