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树秾姿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在大陆某大学任人文学院教授,讲授中国文学史、唐宋诗词、古代诗论、易儒道佛与传统文化等课程,作家。兼任中国李商隐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教育家协会理事。著有《类纂李商隐诗笺注疏解》、《东方思想文化论纲》、《唐诗与道教》、《钗头凤与沈园本事考略》、《李商隐研究》、《李商隐诗选》(3种)、《李贺诗评注》,以及诗集《潇湘水云》、散文随笔集《昨夜星辰》、《花开花落两由之》,长篇小说《昨夜群星陨落》、《血魂》、《勿忘我》等24种,近1200万字。移居美国后,住马里兰州。

网易考拉推荐

梦回“听雨楼”  

2016-06-04 18:22:0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回“听雨楼”



我家高祖解元公“听雨楼”书阁,后来为曾祖,祖父所继承,并增设了“五李书斋”,收藏李白,李长吉,李商隐,李煜,李清照诗文集的各种版本。而蒋捷的“听雨”词四个条幅,则一直挂在墙上:



少年听雨歌楼上,

红烛昏罗帐。

中年听雨客舟中,

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

两鬓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

一任阶前点(点滴)滴到天明。



这大概就是书阁“听雨楼”命名的来历了。只是第四幅所书下片的歇拍,写成了“一任阶前点点滴滴到天明”,多了“点滴”二字,不合《虞美人》的字声,格律。曾经问过父亲,说是当年高祖能自度曲词,能一边弹奏曲项琵琶,一边自唱,每每喜欢在末句叠上两拍。



五十余年了,年逾古虚,时时回忆解元祖厝旧居,自然就想到“听雨楼”书阁墙上挂着的“听雨”词条幅:蒋捷在词中概括了自己一生三个时期听雨的不同感受:



少年时到歌台舞榭,追欢逐爱;

中年时为生计所迫,浪迹天涯;

晚年由于国破家亡,寄居僧庐。



人生须历经少年、中年、老年三个阶段,古今皆然。父亲为普通知识分子,少年时期,也曾意气风发过。中年为生计,为养家糊口,为儿女教育,为一家能过个像样的日子,每于西风零雁,衔芦远飞,夜以继日,积劳成疾,于1945年得了肺结核,赋闲家居。至老年,虽不至寄居僧庐,而文革中遭遇不公平待遇,挨斗遭打,挂牌游街,疾病缠身,实在还不如僧庐之能过上平静的日子;1970年即去世,享年仅五十七。



1961年曾返乡,时“听雨楼”躯壳虽在,而内里空巢。墙上,已不见蒋捷《虞美人.



听雨》条幅。绣有李白《清平调》的帐帘也不知去向。雕镌有连环《西厢记》护栏之眠床,亦填入铁炉,充当大炼钢铁的柴火。“五李书斋”匾额再也见不到,阁上藏书太半不翼而飞。橱内顶层的书画卷轴,全不见踪影。东窗下眉额嵌有“道通天地”的大镜,已经破碎……父亲被下放到一个叫黄塘的山区畜牧场放牛去了。



上了“听雨楼”,少年时的情事,一幕幕涌上心头,只觉得一缕凄清,一丝悲凉……



父亲临下放前,将“五李书斋”内的各种《李义山诗集》笺注本和一些重要的书籍,邮包寄到外省,由我保存。记得收到父亲寄来的书时,曾在清乾隆朝,姚培谦笺注的《李义山诗集》扉页上,写了一句:



看到这本书的扉页,儿时的美好记忆,一下子全都苏生过来;青梅竹马,非关情恋,不是知音,惟有故乡的崇山深水,行云塔影,至今犹历历在目。



还记“听雨楼”东间,由一位远房的姑母居住。姑母因情变,终生未嫁;喜欢读书,偶也作诗。她所居的西墙,壁上挂有《集唐》七绝两幅,不知自集,或录自他人所作。一诗云:



小楼高阁谢娘家,草绿裙腰一道斜。

蝴蝶梦中家万里,半床春月在天涯。



又一首云:



门柳萧疏噪暮鸦,绣屏遥背一灯斜。

不胜惆怅还惆怅,别梦依依到谢家。



小时候不更事,曾问姑母:“谁是谢家?”记得姑母只是笑而不答。

文革中,因一部电影文学剧本,成为“小吴晗”、“反动学术权威”、“现行反革命”,隔离关押。父亲1970年7月10日去世时,都无法奔丧……



1982年,时过二十一年,又一次返乡,父亲已经去世十二年。到家时,立马上了“听雨楼”,一看藏书和许多书画卷轴,完全消失。在楼板上轻轻走步,已经轧轧作响:楼屋建成,近二百年,随时可能坍塌。下了楼梯,回首怆然……



1991年12月,第三次返乡,“听雨楼”已经倾斜,上不去了。然于心不忍离去,还是冒着危险走上去,空空如也,连破旧的书桌都已经不存。



2000年10月,自澳门参加“中国首届国际词学研讨会”后,取道厦门再回故乡,“听雨楼”与九年前相比,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依旧倾斜地立着。母亲不准再上楼,黄昏时候,自己悄悄一人走到楼下,犹豫之后,还是上去。忽然想起小时候,曾与父亲一起睡在楼上的情景,弯弯地侧着身子,躺在父亲的身旁,于今不再。一种物是人非的历史沧桑感,忽地袭上了心头,终于忍不住流下了眼泪……这是离家后的第四次回到故乡。



第五次,2012年自美国返回中国,又一次返乡,“听雨楼”彻底坍塌不存,废墟上,似乎还能认得出楼上掉落的地板。我寂然地站在残垣败瓦中,想到:



高祖、曾祖、祖父、父亲,不肖我,五代人的延续,竟在我之手中消失不存!是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看来,一切陈旧的,终于要破败,没落。《庄子.天下篇》云:“惠施多方,其书五车。”唐代雕版印刷后,刊刻拓印,唐代藏书家邺侯李泌,时人称“邺架”,韩愈有诗云:“邺侯家多书,插架三万轴。”降及明清两代,私人藏书名家不下千人,翻阅日记,抄录所及即有:



昆山叶盛菉竹堂,藏书22700卷;

鄞县范钦天一阁,藏书70000多卷;

太仓王世贞小酉馆,藏书33000多卷;

兰溪胡应麟二酉山房,藏书42384卷;

常熟毛晋汲古阁,藏书84000多卷;

鄞县黄宗羲续抄堂,藏书70000多卷;

嘉兴朱彝尊曝书亭,藏书80000多卷;

青州王士祯池北书库,藏书70000多卷;

海宁吴骞拜经楼,藏书100000多卷;

常熟张金吾爱日精庐,藏书80000多卷;

泉州黄居中千顷斋,藏书60000多卷;

常州孙星衍廉石居,藏书100000多卷;

福州徐兴公红雨楼,藏书53000多卷;

常熟瞿绍基铁琴铜剑楼,藏书100000多卷;

聊城杨以增海源阁,藏书208300多卷;

归安陆心源皕宋楼,藏书150000多卷;

杭州丁申丁丙八千卷楼,藏书100000多卷。

上述十七家,节衣缩食,嗜书如命,而今藏书安在哉!除明代天一阁尚存于今外,常熟“铁琴铜剑楼”传至五代,而我家“听雨楼”能经历五代人,亦算幸运了。



2013年6月 于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郡陶森市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