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树秾姿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在大陆某大学任人文学院教授,讲授中国文学史、唐宋诗词、古代诗论、易儒道佛与传统文化等课程,作家。兼任中国李商隐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教育家协会理事。著有《类纂李商隐诗笺注疏解》、《东方思想文化论纲》、《唐诗与道教》、《钗头凤与沈园本事考略》、《李商隐研究》、《李商隐诗选》(3种)、《李贺诗评注》,以及诗集《潇湘水云》、散文随笔集《昨夜星辰》、《花开花落两由之》,长篇小说《昨夜群星陨落》、《血魂》、《勿忘我》等24种,近1200万字。移居美国后,住马里兰州。

第一次害羞  

2016-06-03 03:32:4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害羞



1952年国庆节放假三天,从10月1号星期三开始,连到星期六、星期天,总共有五天时间。星期六上午的课,移到放假后补上。而星期五,恰好是中秋节,正好是父亲的四十岁生日。

星期三放假回家前,我特地到街上,把平时节省下的零用钱,买了“泉州蜜饯”,和两盒著名的晋江豆腐干,准备给父亲做生日时配酒。恰好遇上陈缓歌也在买豆腐干;同学们回家一次都买20盒,自己没钱买得少,有点不好意思。本来想避开,可陈缓歌已经看到,只听她叫了一声:

“你想躲开我……”

“没有啊,哪有躲开?”

陈缓歌抿着嘴,笑笑说:

“上中学以后,我们什么事都在一起干……”



看来,陈缓歌很敏感,说是“躲开”,是有那么一点。

不久前,我有事去找班主任,刚走到老师房间的门口,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仔细一听,却是陈缓歌在老师房间里。

只听见陈缓歌说:

“我小学同他曾经同一个班,他还在我家搭伙,住过半年。这人读书很用功,作风也正派,很多同学都愿意同他来往,不只是我和他往来……”

接着,是老师的话:

“我是说,他家成份是土地出租者,要注意,你是班级干部,同出身不好的人接触时,要注意分寸,这一点很重要……有同学反映,说你们过于亲密……你是班长,要注意影响……老师是关心你,没有别的意思。”

原来老师和她,正在谈论我的事。我担心陈缓歌走出门,碰见我在“偷听”,那就不好意思了。想到这里,就赶紧走了。今天街上买东西,碰见了她,想起那天老师谈起我家的成份,要她“接触时要注意分寸”,自己就自觉应该离她远一点。说实在的,是有意回避,只是嘴里说“没有”。

是呀,人,心胸应该宽广一些。况且,缓歌当时就已经在老师面前替自己说了好话。记得事后曾想问问她,“后来又说了些什么”?但是,仔细思考一下,觉得不妥,那不正说明那一天自己在“偷听”吗?虽然是无意的……最终决定,不再提起这件事,让它永远埋在自己的心底吧。

其实,对家庭出身,自己本来已经无所谓了。只是老师好像要陈缓歌同我“划清界限”似的,心里有些自卑,也实在有些不怿。正是这个缘故,对陈缓歌,也就有意无意地避开。



“你回峰尾镇,还是到市政府找你大哥?”我没话找话地问了一句。

“先到大哥那里,再回峰尾……我看你那支钢笔本来就不好,再说用了两年多了,我送你一支。我哥说,有一位归国华侨赠送的一对Parker钢笔;市政府华侨办公室,每人送一个小盒子,里面都是两支Parker,配对的。另外,还有一个精装的日记本,一并给你。”

“送我日记本子,好呀,我是每天都记日记,今年这一本快用完了。两支钢笔,正好你哥和你,一人一支。我的钢笔还好用呢,丢了可惜。”

“不是叫你丢了,你可以多准备一支,考试时交替使用,万一有一支写坏了,或者没有蓝水了,就可以用另外一支。走,跟我到市府去,我哥想找你聊聊学习的事。”

“前一次崇德哥找我,不是都聊过了吗?”

“是啊,不知道他还想聊些什么?”

我一听,是她大哥,现在又是什么干部了,不能不去,就说:

“去,去,但是钢笔还是你留着自己用吧……你大哥知道了,不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我估计他是想让你帮我补一下物理电学那几章。前天大哥问我‘物理学得怎么样’,我只好坦白告诉他,说自己交流电、直流电都搞不清楚。”说着,就学物理老师掰起大、二、三指作了垂直的样子……

“你买豆腐干给谁吃?”

“拿回去给父亲吃,她爱吃晋江的豆腐干。你呢?”

“10月3号星期五,恰好是中秋节,是我父亲的四十岁生日,算是送给父亲生日的小礼物。”

“就这么两盒子,可以当生日礼物?那我以后生日,你也这么小气?”

“你生日,还用得到我送礼物吗?”

“为什么?”

“给你送礼物的人,至少总有一打——”

“我不稀罕,我就是要你给我送礼物。”

“好好好,我送,等我发了一笔‘横财’。”我开玩笑地说。

“不是跟你说笑的,我想,等我们都考上省立高级中学的时候,我生日,你送我;你生日,我送你……对了,你什么时候生日?”

“不是说等考上重点高中时再送吗,暂时保密。”

“好,说定了,考上省高时,可不要食言。”陈缓歌伸出右手指,“来,勾一下。”

……

我和缓歌,一起沿着街边的小店,往市政府走。

“快了,快到我哥办公室了。转过来,我看看,领子整齐不整齐?”陈缓歌面对面地替我整理领子。

“你领子下面第二个纽扣怎么掉了?喂,老板娘,借一下针线包,好吗?”

“买一个针线包才一个分钱……还借?”

“好,就买一个。”说着,陈缓歌就摸出一分钱,递给老板娘。这是一家卖针线、毛巾、牙刷、牙膏等等杂货的小店铺。

陈缓歌站在店门口,像个小大姐,替我缝纽扣;两个人几乎脸贴着脸,我觉得有些不自然,可已经缝了几针了,也不能走掉。

“啊呀,线太短了……”陈缓歌只好往我面前再靠近一步,她的胸部几乎已经贴在了我的胸口,我忽然觉得心里“砰砰”、“突突”地跳个不停,脸上一阵阵发烫。我回转头,看看有没有人盯着,却看到女店主正对着自己笑;老板娘似乎羡慕地瞪着两位年轻人,她分明看见我羞得满脸绯红。我,一下子感到非常羞涩……

这是我有生以来面对着青春女孩,第一次害羞。

陈缓歌缝好钮扣,对着我眨了眨眼睛,说:

“可以了,很整齐了,可以见我大哥了……”



到了市政府华侨办公室,缓歌大哥崇德,给我倒了一杯水,就开门见山地说道:

“你读书好,多帮帮我妹妹,我觉得她的数理还不能算好,什么时候,提高到你的水平就好了……”

同学之间互相帮助,本来就是应该的,加上是她大哥说的,我很痛快的就答应了,说了声:

“同学互相帮助是应该的。缓歌其他功课都很好,我也向她学习……”

“对了,你国庆放假有什么打算?如果不回老家,可以住到我宿舍,同缓歌一起温习功课……”

“我父亲中秋生日,我买了礼物,得送回去。”

“怎么样?中午在我们食堂里吃饭吧。”

“不了,急着赶路呢。”

“那就不留你了,以后常来玩,我星期天不在办公室,就在宿舍里。宿舍也很近,问缓歌就知道了。”

陈缓歌把我送到市政府大门口,才拿出Parker钢笔和日记本交给我:

“做个纪念吧,友情长在!”

“谢过了,友谊长青!”我接过钢笔和本子,宝贝似的,赶紧放进书包里。

“日记本不要让蜜饯和豆腐干弄脏了。”

“放心,不会的。”我一边回答,一边却在回味,刚才在街上,陈缓歌站着,给自己缝钮扣的情景,心中头一次突然激烈的跳荡!

多么甜蜜的回忆!少年时期的一次心跳。

令人怀念的,人生的第一次害羞……

五十年过去了,每当回忆起这一偶然的邂逅,便令人浮现出一种甜蜜的美感,心中充溢着热烈的感情,和心灵的激烈的搏击!



2002年10月1日 于浙江温州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