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树秾姿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在大陆某大学任人文学院教授,讲授中国文学史、唐宋诗词、古代诗论、易儒道佛与传统文化等课程,作家。兼任中国李商隐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教育家协会理事。著有《类纂李商隐诗笺注疏解》、《东方思想文化论纲》、《唐诗与道教》、《钗头凤与沈园本事考略》、《李商隐研究》、《李商隐诗选》(3种)、《李贺诗评注》,以及诗集《潇湘水云》、散文随笔集《昨夜星辰》、《花开花落两由之》,长篇小说《昨夜群星陨落》、《血魂》、《勿忘我》等24种,近1200万字。移居美国后,住马里兰州。

灵峰点梦  

2016-06-02 05:29:3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灵峰点梦

1961年8月8号,农历六月二十七,立秋;这天是星期二。我从武林回到了泉城灵峰古镇。
沿着故家坍塌的祠堂小巷向南走,一直到了灵峰溪北岸。
踏上高高的溪桥,往西北一望,流水依旧潺潺,只是溪流两岸的杨柳、紫薇和秋江芙蓉,已经稀稀落落;小时候常去的那片柳林,也已经不复存在。
往桥南看,溪南村落的房屋静静地卧着,没有一点生气。三年前回故家,同陈缓歌订婚时欢聚的情景,至今犹历历在目;于今,一切都成为消逝的梦影。
近处水田里,有乡民牵着牛在犁田;另外一块田里,农妇挑着箩筐,在田塍上一边走,一边把秧苗一束一束扔进水田里,正准备稻田秋播。望着稻田,不禁想起了小时候为了一天四角工钱,替地主家割稻子。地主婆算计,如何不让帮佣的孩子耽误时间,就把简易的中餐,送到田里。吃饭时口干,舀了一匙汤,汤匙里一片白萝卜,被误认作肥肉,地主婆拿起饭勺打得我头额出血……
往事依稀,如电闪飞光,水逝东流,一切都似乎在瞬息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站在溪桥上,想起雪梅祖母、风荷姨婆(宋紫云道长)和文清姑婆。祖母年轻时就守寡,跟随紫云道长在灵峰山三清观修道,这一次在家时间虽然很短,也应该上山去看一看。
走下溪桥,沿着灵峰溪北岸快速向东,很快就走到灵峰山东麓。
上灵峰山要登上一千零八十级的山路:碎棱棱的小石子铺成三百六十级的“回头路”,说是走在碎石子上面,脚底刺痛,一个个都想走回头,所以这第一段三百六十级就叫“回头路”。第二段用圆滚滚的鹅卵石铺成,上山的人脚弯走得红肿,一个个大呼“苦气”,所以这第二段三百六十级就叫“苦气路”。过了“苦气路”,第三段三百六十级用的是石板铺成,人们走在石板上,会感到心平气和,所以这一段就叫“心平路”。据说凡是上三清观求福的人,必须经过这三段路,才算真正心诚,才能得到仙姑的赐福。
我到了“回头路”口。一看,不对,路边竖起的石碑,已经不叫“回头路”,换成了“前进路”。牌子下面是一条标语:

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

原来碎棱棱的小石块铺成的山路右边,岩壁上红色的大字非常醒目:

人民公社好!

再看左边:

大跃进万岁!

心里想:设计得不错,“回头路”改为“前进路”;三条标语合起来又正好是“三面红旗”。
踩在碎棱棱的“前进路”往上登,走完三百六十级一看,“苦气路”石碑的字也改成了“争气路”。
“回头路”改为“前进路”,“苦气路”改称“争气路”,实在改得好极!很有时代精神。我一边想,一边从一粒粒鹅卵石铺成的“争气路”向上登。又三百六十级过后,“心平路”改称“升平路”,又是一绝!正不知何人所改?
“升平路”很快就走完了,到了三清观大门前,似乎有些改变:原来被日本鬼子炸毁的大门,重新修了起来,虽然是简陋了一些,但晚上总是可以关闭,可以上锁了。门前还竖起了“相风竿”,两条黄色的布条在轻轻的飘着。最令人感兴趣的是大门的楹联:

一春梦雨常飘瓦,
尽日灵风不满旗。

门楣上大大三个字写着:

圣女祠

原来“三清观”改名为“圣女祠”了!再走近一看,楹联落款竟然是曾祖父的姓名,用篆文镌刻。
先转到三清观(圣女祠)后面看一看。
一到观后,怎么大树都没有了?从道观到龙旗顶,整个山坡就只剩下灌木和杂草,十三株大榕树全没了,原先大片的枫林也都不存,都哪里去了?原来心境就不佳,兼之山上秋风吹刮,心中不禁掠过一丝悲凉感……不忍再看,就转回前门。

敲了两下,门很快开了,是文清姑婆。
“哎呀,小侄孙来了?快进。”
才进门,雪梅祖母和紫云道长也都迎上来了。
“什么时候回武林去呀?陈缓歌怎么没有一起来?”道长风荷姨婆问。
上山以前就想好,什么也不隐瞒,一坐下,就直截了当地说道:
“我也不想隐瞒了。这一次回家,是取道漳城回来的,同陈缓歌的婚约解除了……”
接着只好解释道:“不是陈缓歌想要分手,他大哥当了市委统战部长,坚决反对这门亲事。我们家庭出身不好,还有台湾的海外关系……陈缓歌虽然有些犹豫,但实在是被迫无奈。她也很痛苦!不怪陈缓歌,是我知道他大哥的态度以后,主动提出解除婚约的……事情就是这样。”
大家听了,都沉默着,不知道该说什么?过了好长一段时间,祖母和姑婆才问了一句:
“曾祖和你母亲都知道了?
“都知道了……我想提早两天回程,明天就起程回武林,9号当天到榕城,10号到南平,接上鹰厦铁路,11号或12号就可以到学校。休息两三天,15号参加全市集体备课,29号备课结束,9月1号星期五,就正式上课。”
“好呀,人家有犹豫,我们也不稀罕,‘天涯何处无芳草!’小侄孙看来精神还不错,只是瘦了些,好像没有三年前回来时那样健壮。”
“姨婆,三清观改成‘圣女祠’了?”
道长颜风荷回答道:
“是呀,改了两年多了。大跃进以后,破除迷信,香火不旺。很正常,连我们自己也都不信道,还叫老百姓去信?三个小道姑前年也还俗成家了。我们三个人都把道号去掉,我还叫颜风荷,你祖母还叫颜雪梅,你姑婆也叫原来的名字文清。以后都不要称道姑。你曾祖很赞同,还替我们起了‘圣女祠’的名。连上山的路名也改成“前进路‘、‘争气路’、‘升平路’了。全灵歧都说改得好,有时代精神。你曾祖父不愧是前清的解元,确实是一位饱学的知识分子!可惜埋没在荒山野岭,没能发挥他的作用。”
“我能理解,曾祖父称赞姨婆三个人清纯、圣洁,用的是唐朝诗人李商隐的《重过圣女祠》诗中的一联:一春梦雨常飘瓦,尽日灵风不满旗。”
文清道:“侄孙子,考你一下,诗中‘梦雨’什么意思,还有,整首诗能背得出来吗?”
我笑笑回答说: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似乎金代诗人王若虚在《滹南诗话》中就说到:细细的雨,若有若无,叫做‘梦雨’,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茫茫细雨’。不过,我想把它推演一下,‘梦’字就作真‘梦’解,那就是梦境虚无缥缈,若有若无,所以李义山就借‘梦’字来说‘雨’,意思是整个春天只是梦境般的茫茫细雨,缥缥缈缈。我觉得,李义山用典、用词,每含双关,我另作解释,将‘梦’解释为‘梦见’,引申为‘希望’,也未尝不可,那整个句子就是:整个春天,我都希望能得到春雨的滋润,可是苦于春旱,竟然一滴春雨也没有!”
“道长”颜风荷,眨了一下眼睛,嘴角又微微地似笑非笑,似乎认为我这样的解释有什么寄托。
接着,我把李商隐的《重过圣女祠》,背诵了一遍:

白石岩霏碧藓滋,上天沦谪得归迟。
一春梦雨常飘瓦,尽日灵风不满旗。
萼绿华来无定所,杜兰香去未移时。
玉郎会此通仙籍,忆向天阶问紫芝。

背诵完毕,不禁想起了日前一个晚上,同曾祖父交谈中,谈到“未来是否可以预测”的问题,就又一次提出这个问题,请教几位“仙姑”道:
“未来,能不能预测?”
“道长”颜风荷,对于我的提问,感到有些突然,她看了我一眼,好像想从我的脸上猜想,为什么提了这样的一个问题?
我解释说:“有一天晚上,在圆通寺,同曾祖父闲聊,曾祖认为‘未来很难预测,只有‘人终要复归’、‘一切事物都有终结’,是可以预测的……”
“侄子想预测什么,想知道什么?”颜风荷问。
“譬如,台湾的问题,国家什么时候能够统一?我父亲汝成,是不是去了台湾,什么时候能回来?回来以后,黄家的境遇是不是会好一些?”
雪梅暗暗思量:看来汝成的问题,影响了黄家解放后的命运,也影响了侄子的前程和婚姻;同陈缓歌的解除婚约,主要也应该同汝成的‘海外嫌疑’有关?她想,应该给孙子一个充满希望的回答,给他一个安慰,就对侄儿笑笑说:
“祖父说得在理,事情有发生就会有终止,会有一个了结的时候!就像人有生,也就必然有死。至于怎样生,怎样死?有很多的偶然、巧合和变化,是没有办法预测的。就譬如你说的台湾问题,台湾以‘分’开始,就必定以‘合’告终;台湾会和国家统一在一起。如果你父亲像传说的那样,去了台湾,从我们黄家分了出去,有一天也一定会汇合,会回来,这就是‘合’。分分合合,人生和历史一样,就是这样。如果你父亲真在台湾,还能做些促进国家统一的好事,那我们黄家的境遇自然会好一些!”
颜风荷同李文清的想法不同,她觉得侄子刚刚经历了一场感情巨变,很可能还挣扎在这场巨大的心灵的风雨之中。这一次陈缓歌的离去,他虽然也能够平静地接受,但似乎还有些无法释怀,心中还有所‘不解’,有所‘不甘’,这就有可能反复,重新迷恋,以至于悲伤、颓唐而不能自拔。应该借禅宗佛法,给他一个当头棒喝,让他猛醒,促使他参悟,这对于他的人生途程会有好处。她不想给什么“希望”和“安慰”,就平静地说道:
“你祖母说得好,任何事物,具体的细节都很难预测。但是,起始、终结,分分、合合,到处存在。自然、社会、历史、人生,都是如此,这叫做‘道’。而‘分’不悲,‘合’不喜,人只有到了这种境界,才能叫做‘彻悟’。所以东坡说的‘但愿人长久’;说‘但愿’,就只是对‘人生永恒’的一种‘希望’和‘追求’。看来,东坡还不能说已经参透、勘破。文天祥有诗,“死生已勘破,身世如遗忘”,才是‘彻悟’。
“因此,‘一春梦雨常飘瓦’,‘梦雨’,梦一般的蒙蒙细雨,这是‘自然’。你把‘梦雨’改成‘希望春雨的滋润’,和东坡的‘但愿人长久’一样,只是自我点燃心中的一丝火苗,一种虚幻的‘梦境’。”
听了颜风荷姨婆的话,我知道这是在点悟自己,就点头说:
“我懂了,‘自然’就是‘道’;一切顺其自然,就是‘悟’。我因为心中还有‘情’在,还有‘世俗之情’的存在,所以就还不能勘破……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