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树秾姿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在大陆某大学任人文学院教授,讲授中国文学史、唐宋诗词、古代诗论、易儒道佛与传统文化等课程,作家。兼任中国李商隐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教育家协会理事。著有《类纂李商隐诗笺注疏解》、《东方思想文化论纲》、《唐诗与道教》、《钗头凤与沈园本事考略》、《李商隐研究》、《李商隐诗选》(3种)、《李贺诗评注》,以及诗集《潇湘水云》、散文随笔集《昨夜星辰》、《花开花落两由之》,长篇小说《昨夜群星陨落》、《血魂》、《勿忘我》等24种,近1200万字。移居美国后,住马里兰州。

网易考拉推荐

故园的五针松盆景  

2016-06-02 00:01:0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园的五针松盆景
从马里兰州的陶森郡,到特拉华州霍克森市,小车在高速公路上飞奔,两边连成一片的不知名的绿树,快速地向车后退去。树丛中不时有各种颜色的花儿点缀着。从高速转入岔道公路后,车开得慢了。只见公路两旁蓝色的、白色的绣球花开得十分艳丽。转一个弯,大路两旁都是一株连着一株、一大片一大片的高大的松树。
停一下车,看看松针是几根。我喜欢松、竹;松树中尤喜爱五针松。
名贵的五针松,对于生活在南方的人,一般要在盆景中才能欣赏到。我曾在浙江温州生活、工作过;三十多年前,温州人对五针松简直到了痴迷的境地。他们不远千里,买来小株松苗,用插枝、嫁接的方式,移栽进盆里,制作盆景。花盆古色古香,盆松造型成各种形态,以寄托主人的情操与心志。
上世纪80年代。温州有一位盆景园艺专家,制作了许多五针松盆景,上门来,要我替他的盆景取名。其中一盆,三片松冠,向同一个方向倾斜,好像就要飞出去一般,我给它取名为“奔云御风”;一盆松杆虬曲,形似螭龙,欹侧潜走,似“惊螭走穹”。另有两盆取名为“飞瀑流滩”、“平旦妆颜”。后来在全国“五针松盆景”展览会上,“奔云御风”被评为二等奖;“惊螭走穹”和“飞瀑流滩”评为三等奖,至今仍留下深刻的印象。后来,这位盆景园艺家,把“奔云御风”赠我作为纪念。从此,我每年都要移栽几盆五针松。2003年搬家到南浦水滨,在一座跃层的七、八楼,有六十平米的阳台,变成了我的五针松盆景的栖息地了。
出国之前,特地吩咐亲戚定时到我家阳台上看看,或者给五针松盆景浇浇水。
在中国江南,没有一个地方的五针松盆景像温州这么多;也没有一个地方的市民对五针松这样的痴迷。就在温州的江心孤屿,就有一个占地二百亩的五针松盆景园。

五针松的故乡——原生地。到底在什么地方?有的说在高丽(朝鲜),有的说在日本,还有的说在中国,更有说在北美。对植物文化学,我没有研究。但是中国文献中,早就有关于松树的记载。《尚书.禹贡》就有“岱畎丝枲,铅松怪石”的话。《诗经.卫风》:“淇水悠悠,桧楫松舟。”则以松木造船了。其他像“如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那是《小雅》的记载;“陟彼景山,松柏丸丸”,那是《商颂》上写的……《风》、《雅》、《颂》都同松树结下深缘,然尚乏赞许之辞。到孔子《论语》中说:“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庄子》说:“霜雪既降,吾是以知松柏之茂”,以及稍后司马迁的“松柏为百木长”之说,从那,人们对松树才延誉不绝。两千多年来,咏松的名篇佳作,更是举不胜举。
“桃李盛时虽寂寞,雪霜多后始青葱”,是唐代诗人李商隐的咏松名句。只是还不知道是不是五针松?但是唐诗当中已经明确提到“五粒松了。李贺有《五粒小松歌》。刘梦得“翠粒照新露”,李商隐“松喧翠粒新”,陆龟蒙“松斋一夜怀贞白,霜外空闻五粒风”等等,这些诗句中提到的“五粒松”,就是五针松。粒,也写作“鬣”,马鬣一根根毛竖起,就像松针。所以,五粒松,五鬣松,也就是五针松。
大约在中国的南宋以前,五针松还只是自然生态型的,就像特拉华公路两旁高大的松树。唐人段成式在《酉阳杂俎》中说,在他住处的厅堂前面,自己栽种了“五鬣松”,只是还没有移栽入盆景。到南宋高宗时,浙江温州乐清状元王十朋,把五针松“植以瓦盘,置之小室”,首创了五针松盆景。这在《王梅溪集》的《岩松记》中有详细的记载。到了清代,温州的山间水间,几乎到处都栽植有五针松。乾隆年间修的《永嘉县志》就提到温州华盖山上遍植“五针松”。可以说,状元王十朋,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将五针松移入盆景的人。而如今,五针松盆景早已走出温州,遍布全国各地!
今天在美国特拉华看到了自然生态型的、高大的五针松,但是,为什么没有人想到把它缩小,移入盆景呢?莫非是中、美不同文化的原因:美国人重自然,重原生态的形似,而中国更重艺术,重超越自然的神似。两种文化正可以互补,使形神兼备!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对个人来说,要适应不同地域,不同文化,应该有一个过程;但是,对于故土、故乡、故园的思念,却是流水般永逝不停,永不止歇,永远奔流!
特拉华的五针松,使我想起我的故园,那种造型小巧的、神似的五针松盆景……

2011年5月于美国特拉华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