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树秾姿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在大陆某大学任人文学院教授,讲授中国文学史、唐宋诗词、古代诗论、易儒道佛与传统文化等课程,作家。兼任中国李商隐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教育家协会理事。著有《类纂李商隐诗笺注疏解》、《东方思想文化论纲》、《唐诗与道教》、《钗头凤与沈园本事考略》、《李商隐研究》、《李商隐诗选》(3种)、《李贺诗评注》,以及诗集《潇湘水云》、散文随笔集《昨夜星辰》、《花开花落两由之》,长篇小说《昨夜群星陨落》、《血魂》、《勿忘我》等24种,近1200万字。移居美国后,住马里兰州。

网易考拉推荐

郁达夫与王映霞:《毁家诗纪》考辨一一(六) 醇酒妇人与新女性的摩擦  

2016-05-20 18:30:00|  分类: 学术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醇酒妇人与新女性的摩擦

郁达夫《穷冬日记》2月7日云:

我只有一个法子可以逃出种种无为的苦闷——就是拼命的做事情,拼命的干一点东西出来,以代替饮酒,代替妇人,代替种种无为的空想与怨嗟。

这就是郁达夫热衷于“醇酒妇人”的“自供”。尽管郁说“醇酒妇人”只是由于“无为的苦闷”,但毕竟时代不同了,中国已经不是专制王朝的社会;郁达夫是一个留日的学生,不是封建时代的士大夫。“五四”以后,不少青年也曾经经历过彷徨和苦闷,但并不“沉沦”,并不沉溺于“醇酒妇人”。
郁达夫一生离不开“醇酒妇人”。早在东京留学时,就涉足妓院,“选定了一个肥白高壮的花魁卖淫妇……把我的童贞破了”(《雪夜》,《宇宙锋》1936年2月16日第11期);在安庆法政专门学校任教时,与符合“三条件”的妓女海棠的来往,则轰传当时的文坛。对自己的放荡行为,虽曾多次自我反省,但是,在与王映霞认识以后,并未能戒除。甚至后来在福州,还硬邀王映霞“女扮男装”进日本妓院“参观”。这与在“五四”熏陶、影响下的新女性王映霞格格不入,夫妻因此常有摩擦,加大了家庭的裂痕。
据《郁达夫日记九种》一书中的《村居日记》、《穷冬日记》、《新生日记》3个月之粗略统计:饮酒酗酒60次;狎妓嫖娼6次;暗恋并多次提及一个寡妇22次。
郁达夫几乎“泡在酒缸里”,日日饮酒,日记中未必全都记上。但仅就日记所载,其饮酒、酗酒次数之多,实在惊人。现择要录之如下(其中酗酒,提到“醉”字,或一天喝酒两次,或喝酒时间很长、喝很多酒者不在少数):

1月1日:
十二点左右在酒楼食蚝,因福建自制黄酒,痛快之至;
夜间八点到船上,饮酒压惊;
1月2日:
晚上在“老东明”饮酒吃夜饭,醉后返寓;
1月3日:
直喝到晚上十点钟才回家睡觉;
1月4日:
又到酒馆去喝酒,醉后上徐君寓;
1月5日:
十一时余,从电影馆出来,夜雾很大,醉尚未醒;
1月6日:
在法大马路一家酒馆里喝得微醉,回家来就上床入睡;
1月7日:
买了三瓶啤酒,夜膳前喝了两瓶;
1月8日:
赴程君××招宴……在陶乐春和程君等聚餐后,已近四点钟了;
(按:宴请自不能无酒。)
1月9日:
有和那两位俄国夫妇上“大罗天”去吃点心和酒;
1月10日:
在酒馆和××喝了许多酒;
1月11日:
喝了许多白干,醉不成欢……又去福建会馆对门的那家酒馆,喝了十几碗酒;
1月12日:
和一位旧相识者上法大马路去喝酒;
晚上八九点钟……上“新世界”去坐了半夜,对酒听歌;
1月13日:
走到四马路酒馆去喝酒;
1月14日:
中午我请客,请他们痛饮了一场,我也醉了,醉了;
1月15日:
出至四马路豫丰泰酒馆痛饮;
1月17日:
饮至夜九时,醉了;
1月19日:
看完影片出来,在一家小酒馆内请她们喝酒,回家来已经是午前一点多钟了;
1月20日:
吃了咖啡,喝了酒,看看时间,还是八点多一点儿;
1月21日:
去大世界听妓女唱戏,听到午前一点多钟……就又去喝酒,喝到三点钟;
1月25日:
喝了半夜的酒,看了半夜的跳舞……十二点后,和叶××出来,上法界酒馆喝酒。第一家酒不好,又改到四马路去痛饮。到午前的两点,两人都醉了;
1月30日:
回家来又吃酒,面……

限于篇幅,仅举此一个月为例。这1927年1月份,郁达夫竟然有21天喝酒。其中1号、11号喝了两次酒,25号竟喝了三个地方的酒,这就是说郁达夫一个月里喝了24次酒,其中不乏醉酒、酗酒。
除酗酒外,郁达夫还赌钱、吸鸦片、狎妓嫖娼。
赌钱,对郁达夫来说还不是很多,输赢也不大。从日记看,1月至3月,也不过赌五六回,输赢不到百元,可以略而不计。然吸毒,狎妓,实在下作。这里姑举数例。

其一,1927年1月25—26日:

到午前的两点,二人都喝醉了,就上马路上去打野鸡。无奈那些雏鸡老鸭,都见了我们而逃……终于在法界大路上遇见了一个中年的淫卖,就上她那里去坐到天明。……从她那里出来,太阳已经很高了。和她吃了粥,又上她那里去睡了一睡。九点前后和她去燕子窝吸鸦片,吸完了回来,上澡堂去洗澡。

其二,1927年2月8日:

喝酒喝到了夜半……一个人踉跄出来,又喝了许多酒,找出了一个老妓和她去燕子窠吸鸦片咽吸到天明。六点钟天亮之后和她走到了白克路登贤里,约她于礼拜四再去,我就一个人从清冷的早晨街上,走回出版部来。

其三,1927年2月13日:

本来和周××约好,上她家去睡的,可是因为夜太深了,所以不去。走上法界的烟花间去,吸了三个钟头的鸦片烟。

“醇酒妇人”最早只是封建文人、士大夫心中痛苦的“消解剂”,后来则成为士大夫生活中之不可或缺:“醇酒”不仅可消解忧愁,麻醉神经,使人暂时忘却痛苦,还可以表现自己的风流潇洒;士大夫们不仅可以从“妇人”处得到精神慰藉,所谓“同是天涯沦落人”,而且还可以成为妻子性事的补充。如果我们看一看这四个字的来龙去脉,则至少有三种不同的情况:
战国魏公子信陵君无忌“窃符救赵”,魏王中了秦国的反间计,罢了信陵君。魏无忌因此十分忧愤,消极、无奈,整天纵情酒色,四年后郁郁而卒。《史记》有这样的记载:“(无忌)公子自知再以毁废,乃谢病不朝,与宾客为长夜饮,饮醇酒,多近妇女。日夜为乐饮者四岁,竟病酒而卒。”(《史记》卷七十七《魏公子列传》)这是“君弃”、“世弃”,忧愤而借醇酒妇人以浇胸中之块垒。此其一。
民元年间,蔡松坡反袁世凯,为袁软禁京师,日日借与小凤仙之缠绵,麻痹并最终解除袁世凯之疑心。蔡锷假“醇酒妇人”之计,而行胸怀大局之志。此其二。
又或身处危难,内外交困,精神崩溃,自暴自弃,而借“醇酒妇人”以自戕如清文宗咸丰帝者。咸丰在位11年,内则太平天国起义,外则中法联军火烧圆明园、清漪园。咸丰于1860年仓皇逃往承德,心中苦痛,忧患悲伤;不思振起,而沉湎于“醇酒妇人”之中。不到一年即病死于承德山庄。此其三。
以上所引,可知“醇酒妇人”,或借以消解心中忧愤;或以为假像,麻痹对手而成其大事;或内外交困,自暴自弃,借“醇酒妇人”以自戕。
郁达夫在《一封信》中说:“一般人所认为排忧解闷的手段,一时我也曾用过的手段,如醇酒妇人之类,对于现在的我,竟完全失去了它们的效力。”也就是说,“醇酒妇人”,虽也曾作为消解心中苦闷的手段,但这种“借酒消愁”在郁达夫来说,主要还是在年轻时期。之后的“醇酒妇人”,似乎与以上三种皆有所不同。他是以诗人名士之外表,旧式文人之习气,显其潇洒脱俗之风度,颓废浪漫之行径,遮掩其漂泊孤独之内心寂寞。陈翔鹤在《郁达夫回忆琐记》中就说他“微带点神经质”,“过分的伤感和叫穷叫苦”。陈还引用了郁达夫的一句话:“名誉,金钱,女人,都同时地三角联盟来同我进攻。悲哀呀,真正有说不出的悲哀!”(王自立、陈子善《郁达夫研究资料(上)》第103页)
下面再看两则达夫的日记:
1927年1月8日:

晨七时即醒,听窗外雨滴声,倍觉得凄凉。半生事业,空如轻气,至今垂老无家,其托在友人处,起居饮食,有多感不便。啊,我的荃君,我的儿女,我的老母!

1927年1月30日:

路过马路大街,两旁的人家都在打年锣鼓,请年菩萨。我见了他们桌上的猪头三牲及檀香红烛之类,不由得伤心入骨,想回家去。啊啊,这漂泊的生涯,究竟要到何时方止呢?

郁达夫这种漂泊感、孤独感,而心中想有个安定的家,对于一个进入中年的男人来说是很正常的。因此,他在寂寞无聊中喝酒解闷,如果不是酗酒,原也不可苛责。至于狎妓、吸毒却不能不说是郁达夫身上的一种陋习。特别是他与王映霞结婚以后,应该说已经不寂寞、不孤独了,但是郁达夫依然故我,甚至变本加厉地酗酒,找妓女,其“醇酒妇人”之生活使王映霞确实无法接受。读者可以阅读《王映霞自传》的几段文字,便知道除“回富阳与孙荃同居”外,其裂痕扩大的另一个原因了。
“掌勺、喝酒、散步”一节说:

祖父爱喝酒,我因之也能喝上一些,不过我并不喜欢。结婚以后,为了想使他少喝酒,当然我应该首先不喝。表面上他总是答应得好好的,总说“就这一次”,或者是“从下月一日开始”,但他一看见酒,总还是十分贪杯。我很懂得酒能伤神,亦能乱性。酒后会说出许多不应该说的话,做出许多不可以做的事情。好几次是为了吃酒的问题,我们中间发生了小争执……
寒冬十二月的一天,外面大雪飞……等到午夜,不见他回来。心里虽焦急,但也无可奈何,怕他发生了什么问题,但干着急又有什么用呢?次日黎明,只听见我们住屋的门敲得很急、很响,把我从睡梦中惊醒了,马上起来开门出去一看,只见一个陌生人扶着满身冰雪的郁达夫,踉踉跄跄地踏进了客堂间,那个陌生人喘着气,向我诉说:
“清早我因事路过赫德路,见嘉禾里口的马路上倒着一个人。慌忙扶他起来一看,才知道是醉酒。于是我马上叫醒了他,问明了地址,才把他扶起来了。”
我谢了这一位好心的过路人之后,马上把他扶到楼上,他半睡半醒,我才知道郁达夫昨夜醉卧在马路上的冰雪里……从这一次给我们的经验教训之后,凡是有朋友来邀他出去吃饭或喝酒,我一定要这位朋友负责送他回来,否则,就下“禁令”,不许他出去。
这样的约法三章,初几次很有效果,但后来,不是得罪了他的朋友,就是郁达夫自己没有信用,甚至于恼恨我,想想真是我自寻烦恼。再后来,我也就不再说些什么了。真是何苦?

“裂痕的出现”一节说:

一九二九年的夏天,我们这一个小家庭里,发生了这样的一件事:
郁达夫的二哥从富阳来,住在我们家。弟兄相见,分外亲热。他本来就同他二哥感情非常好的。这次见了面,我备了酒菜招待他。看他俩喝酒喝得差不多的时候,我就劝说不能再喝了,并说:“我们还是大家吃饭吧?”郁达夫一下子就不高兴了,只穿了一身中式的单衫单裤就出了家门。我和他二哥起先还以为他一会儿就回来的,后来一等再等,依然不见他回家。于是,我安排他二哥宿在客堂间里,自己则回到楼上去休息。
第二天早晨,他二哥回富阳去了。家中空空荡荡少了一个人。天快黑了,我收到一份从宁波青年会发来的电报……电报上说,他的钱和手表被窃,要我马上送一百元钱去宁波。
……家中没有这么多钱,又没有值钱的东西,我想来想去,决定把我结婚时母亲赠我的一对金手镯去当了一百元,立即赶到十六铺轮船码头,买票上船。
……郁达夫告诉我,那一天傍晚他从家里出来,是因为我阻止他喝酒,使他很生气。等走到十六铺码头,天已黑,就和衣倒在码头的水泥地上睡了一夜(按:酒已经喝得太多了,醉倒了,还想喝),之后便买了船票到宁波,手表等就是在码头上不见的。

上引两事可知酗酒真是会伤身、误事!一次倒在雪中睡到天亮还没醒,一次倒在码头水泥地上,睡得钱和手表被偷都不知道。王映霞在答允求婚时就知道郁达夫有“醇酒妇人”的嗜好与习惯,所以提出“不能酗酒”,“不能到外面去‘鬼混’”。为了得到王映霞,郁达夫多次答应戒酒,不再狎妓。可是他做到了吗?夫妻感情就是这样一步一步变得疏淡了;家庭的破裂洵非偶然,这是郁达夫性格上的缺陷造成的悲剧!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