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树秾姿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在大陆某大学任人文学院教授,讲授中国文学史、唐宋诗词、古代诗论、易儒道佛与传统文化等课程,作家。兼任中国李商隐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教育家协会理事。著有《类纂李商隐诗笺注疏解》、《东方思想文化论纲》、《唐诗与道教》、《钗头凤与沈园本事考略》、《李商隐研究》、《李商隐诗选》(3种)、《李贺诗评注》,以及诗集《潇湘水云》、散文随笔集《昨夜星辰》、《花开花落两由之》,长篇小说《昨夜群星陨落》、《血魂》、《勿忘我》等24种,近1200万字。移居美国后,住马里兰州。

郁达夫与王映霞:《毁家诗纪》考辨一一(四)归于平淡与故态复萌  

2016-05-18 09:50:45|  分类: 学术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归于平淡与故态复萌

郁、王在定情之后,关系发展迅速。1927年4月14日,郁达夫到杭州金刚寺巷去见王映霞的祖父王二南和母亲王守如。郁在杭州的六天,即住金刚寺巷王家三个晚上,20日返回上海。郁达夫4月14日日记说:

(在没到杭州之前)心里只在恐惧,怕她的母亲,她的祖父要对我辱骂,然而会见后,却十分使我欢喜。

到了6月5日,就在杭州聚丰园请了四十多个亲戚朋友,宣布订婚。
原定1928年2月赴日本东京结婚,并印发了请帖,分寄给中外朋友。孙百刚先生就一直珍藏着这份“请帖”(孙百刚《郁达夫外传》第35页):

诹吉夏正二月二十一日洁卺候

郁达夫 王映霞 谨订
席设日本东京上野精养轩

后因经济上的原因没有去成。为了瞒过祖父和母亲,也是为了照顾郁达夫的面子,两人在火车北站附近租了一家小旅馆,算是“离开上海,去了东京”了。两人蛰居旅社一个多月,“日日痴坐在洞房里”。一直到3月中旬才假座东亚饭店补办喜筵,算是举行婚礼。《王映霞自传》“结婚的波折”一节,对此曾有以下记载:

一九二八年的春天,郁达夫和我准备结婚。地点问题,倒着实经过考虑,最后才决定去日本东京。既然已经决定下来了,我们就印发请帖,请帖上是二月二十一日东京精养轩结婚,通知了中外亲友。后来临时由于经济问题解决不了,郁达夫说不去东京了,但又怕我祖父和母亲不同意,然后和我商量决定。在二月初,我们就到北火车站附近小旅馆里去租住了一个多月,到了三月中旬,才又搬回民厚南里居住(按:时王二南受聘于群治大学,住此)。不久就在南京路的东亚饭店(原址在现南京东路浙江路口的服装公司)请了两桌客,就算作了我们的喜筵。

其实,从发帖告示,拟于2月21日在东京精养轩结婚,反倒提前在2月初就悄悄到火车北站附近租一家小旅馆同居,这应该看作又是郁达夫对王映霞“耍”出的一个小手腕,目的是向王的祖父和母亲炫耀自己,出国结婚既风光,又显示其经济能力,言下的“潜台词”是:王家的女婿找对了。而王映霞为什么也跟着郁达夫欺骗他的祖父和母亲呢(按:王二南至死都不会想到孙女是在车站的一家小旅馆里随随便便就与郁达夫同居了)?
《王映霞自传》“同情之心油然而生”一节曾说:当自己把与郁达夫确订婚姻之事告诉母亲以后,“母亲听后竭力反对,怪我不该那么随便和一个已有家室的男人密切往来”。其闺中好友刘怀瑜也很早就对王映霞和郁达夫的婚姻不看好,说是“红丝牵错了,误了前因”。可是王映霞对于达夫已经是“以身相许”了,孙百刚说是“生米煮成了熟饭”了。一个女孩子“以身”许人之后,又是在家人反对,女友“不以为然”的情况下,她是要争一口气的,她要努力证明自己的夫婿是有能耐的,自己绝没有看错。这可以在后来王映霞的答辩书简《请看事实》中找到根据:

我的婚姻既不同意于父母,又难谅解于亲朋,但自己认为既已误踏入了这一条路,总往委曲求全……所以处处都在容忍,都在包涵。以为他一切的成功,也就是我的成功,好使那些藐视他的戚友们眼中,抬高他的人格……(而他)仅仅把我这一层弱点,这一点欲在人前争取胜利的弱点,到牢牢地抓住了!

所以,王映霞也就帮着郁达夫瞒着家人和戚友,跟着郁达夫到北火车站附近的旅馆里悄悄地同居,而对家人,对外人则宣传去东京精养轩结婚了。
应进一步指出,郁达夫在狂追王映霞时,曾多次吹嘘,说要带她到国外去,下面仅据《达夫书简》,略摘数言:
1927年2月10日午后信说,准备带王映霞去欧洲留学:

我现在正在计划去欧洲,这是的确的。但我的计划之中,本有你在内,想和你两人同去欧洲留学的。

同一天(应该是“午后”之后)的信说,准备到法国去度“残生”:

你大约不晓得我这几礼拜来的苦闷。我现在正在准备,准备到法国去度我的残生。

1927年2月15日晚上的信说,想同王映霞一起“渡欧”,“出国去”:

“今年暑假后,我无论如何,总想出国去,当然想和你同去。现在就想努力做几部书出来卖,能够得到三千块钱,两人的费用就够了。已经有一家书店,答应我于暑假前送两千版税给我(按:没有影子的事,真是信口开河,哄哄女孩子的话),只教我能给他一篇十万字的长篇。我想再三四个月里,做一二十万字是不成问题的,所以对于这一次的渡欧计划,也抱着乐观,可是可是,还有一个条件,就是非要得到像你这样的一位好友,常常刺激我不行……

3月5日,郁达夫终于赢得了王映霞的心,“怀抱”着她,王映霞也“誓说”爱他,追求到手了,也就不必在说什么带她“出国留学”等自欺欺人的话了。
大约三、四个月后,郁、王随王二南搬到赫德路(今常德路)的嘉禾里。初婚后的小家庭,除了因还债,经济拮据外,达夫写作,映霞掌勺;喝喝酒、散散步,过了一段平稳、和谐、甜蜜的夫妻生活;郁达夫也因此结束了长期的漂泊孤苦的生活,创作力也更加旺盛。但是,由于家庭经济拮据,柴米油盐,偿还债务等,家庭生活也逐渐归于平淡。《王映霞自传》“我们的小家庭”一节中这样说:

……由于当时经济拮据,无力购置新家具,只得去租,有床、写字台、方桌和几个凳子等几件少得不能再少的家具。
接着是还债,一个是内山完造,因郁达夫非常喜欢买书,有钱时去买,无钱也去买,因此欠下笔款子。
另一个是胡适之……我也不清楚郁、胡的友谊究竟如何,但在我们结婚之前,他时常向胡适借一百、二百的……由于收入不固定,我尽量节衣缩食,减少家用,连电灯也不装,还和一个奶妈合用一个梳子……三餐吃的,都在母亲家里,好在住处相距只有几步路。
……
当时对我俩的结合,有的赞美,有的反对,我们反正是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我生性好动,却因受传统观念的深刻影响,是想安安稳稳地过安静快乐的家庭生活,这与郁达夫喜欢广交朋友、参加社会活动是相矛盾的。

虽然家庭经济并不宽裕,但在王映霞还是料理得井井有条,郁达夫除了写作、社交、买书、喝酒外,一切家庭事务都交给王映霞打理。《王映霞自传》曾将出婚后的家庭生活用了这样两个标题:

掌勺、喝酒、散步
收版税和做“护士”

然而初婚的甜蜜很快就因孩子的出世而消失,归于平淡。1928年11月25日(阴历十月十四)郁飞出生,1929年10月19日(阴历九月十七)女儿静子出生(按:后夭折),1931年5月4日(阴历三月十七)郁云出生。家务和养育孩子几乎占据了王映霞所有的时间。随着初婚激情的逐渐消退,平淡的家庭生活,使郁达夫往日的酗酒、浪漫、怪诞的性格复萌,家庭矛盾也随之而来。最不可思议的是女儿静子的夭折,给王映霞留下了很大的伤痕。《王映霞自传》“阳春和静子的诞生”一节云:

我们的第二个孩子静子出世,是一个女孩子……他总嫌这个孩子会闹,不怎么爱她。所以在静子满月以后,我就请妈妈把她带到杭州去抚养……如是一住三年,等我将她带回上海自己领时,她已经会喊爸爸妈妈了。但不知怎的,郁达夫总觉得这个女孩子没什么好玩,要送给人家,几次和我商量,我拗不过他,便允许了。有一天,就由郁达夫把孩子抱到松江,交由松江的一个保姆带领。不到两年,孩子生了病,病了一些时候,就夭折了。我们中间仅有的这一女孩,从此永远也见不到了。

到底是“怪僻”?还是重男轻女?一个女儿也嫌“不好玩”!难怪对耀春的夭折郁达夫曾多次提及,而从不见他提到死去的女儿静子。王映霞曾对笔者说:“静子的死去,使她伤心多年,为此同郁达夫吵过嘴。”
郁达夫称自己的聊天、喝酒、抽烟、吸毒、狎妓、胡乱花钱等“弱点”为“不洁之心”。1927年4月2日的日记说:

早晨八点钟醒来,又起了不洁之心,把一个月来的想努力奋发的决意,完全推翻了。今天打算再去找映霞上旅馆去谈半天,去洗一个澡,买几本所爱的书,喝一点酒,将我平生的弱点,再来重演一回。

这种“不洁之心”,婚后在王映霞的影响下似乎也没有什么改变,王映霞作为“大户人家出身的闺秀”,对达夫的一些陋习很难适应,夫妻生活归于平淡,郁达夫则故态复萌。烟酒不能戒绝不说,甚至在结婚多年,举家迁移杭州以后,仍有狎妓行为。黄萍荪《风雨茅庐外纪》载:

达夫先生也曾登杭之花牌楼“江山船”(水妓聚点)招妓喝酒。
甚至连大世界的头牌女校书莲舫也不例外,点了她的戏,还邀之吃宵夜……稍晚郁氏去沪,访上海“交际花”项美丽于其秘居。

从郁、王定情之日起,王映霞就多次对郁达夫提出希望和要求。笔者曾于20世纪八九十年代三次访问王映霞,王谈起在答允郁达夫求婚时,曾多次向郁提出必须做到的几个条件:
第一,同孙荃离婚;
第二,不要酗酒,包括不乱花钱;
第三,不准在外面“胡闹”,到妓院“鬼混”,有失身份。
重要的是这三条,其他还有“奋发进取”、“暂时不用的书不要急于购买”等。
1986年5月11日,我第二次去上海走访王映霞,她说:“很失望,这些条件,在结婚以后,达夫都没能做到。”
我翻出郁达夫《日记九种》,随意念几段,如“她要我振作,要我有为”;如“她激励我,要我做一番事业……她更劝我去革命,我真感激她到了万分。答应她一定照她所嘱咐我的样子做去”等。
王映霞说:“为了追到手,他总是信誓旦旦。他还说‘要戒酒戒烟’呢,有哪一条做到了?记得他还曾给我写过信,说我对他的希望和要求,他听了‘五体投地’,今后无论如何,愿意听从我的‘命令’。你看他以后的行为,依然故我;我的话,他只要听进一分,也不至于离异……”
我又翻了一下郁达夫的日记,2月17日果然记有:

明天起我将变成一个完全的新人,烟酒断除,多做文章。

在定情后第四天的3月8日说:

从今天起,我要戒酒戒烟,努力于我的工作了。午后又写了一封信给映霞,告诉我的决心,我的工作……

看来,郁达夫在狂追王映霞时,什么好话都说了,什么条件都答应。一旦追求到手,自己所说的话,自己应允的事,都抛到九霄云外,旧态复萌,依然故我。其所答应王映霞的条件,全都没有做到,不仅故态复萌,有的比婚前还要严重。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