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树秾姿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在大陆某大学任人文学院教授,讲授中国文学史、唐宋诗词、古代诗论、易儒道佛与传统文化等课程,作家。兼任中国李商隐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教育家协会理事。著有《类纂李商隐诗笺注疏解》、《东方思想文化论纲》、《唐诗与道教》、《钗头凤与沈园本事考略》、《李商隐研究》、《李商隐诗选》(3种)、《李贺诗评注》,以及诗集《潇湘水云》、散文随笔集《昨夜星辰》、《花开花落两由之》,长篇小说《昨夜群星陨落》、《血魂》、《勿忘我》等24种,近1200万字。移居美国后,住马里兰州。

网易考拉推荐

郁达夫与王映霞:《毁家诗纪》考辨一一(三)郁、王定情的草率  

2016-05-18 09:45:39|  分类: 学术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郁、王定情的草率

郁、王从初识到定情,不过50天时间,其潦草、轻率、自不待言。
郁达夫就是这样的不顾孙荃和儿女,对王映霞穷追苦恋,一直到十分草率地定了情,还继续逼使王映霞在与孙荃离婚的问题上做出让步。
3月1日,郁达夫给王映霞写了一封信(见《达夫书简》第8封,天津人民出版社,1982年5月第1版),约王映霞3月4日“午后两点钟,在大马路(按:即今之南京东路)先施公司的门前相会”,并于4日“在先施的东亚酒馆里开了一间房”,准备好好地相会一次。然而王映霞终于没有出现。郁达夫说:“这一个午后,晚上,真把我气极了,我就在旅馆里写了一封和她绝交的信。”这封以“绝交”为辞,实“欲擒故纵”(见《达夫书简》第9封)。当夜,入睡前,又叫人“送一封信去,硬要映霞来,她的回信说,明天早晨九点钟来,教我勿外出候他”(3月4日日记);果然“故纵”的信起了作用,终于“擒”来。
郁达夫自1月14日初识王映霞,至3月5日,50天时间,王映霞的“爱情围城”终于顶不住郁达夫的“穷攻猛打”,便高举白旗,敞开城门“缴械”了。1927年3月5日,这一天可称郁、王的定情之日。达夫《穷冬日记》这一天有这样记载的:

从早晨九点谈起,谈到晚上,将晚的时候,和她去屋顶乐园散了一回步……我怀抱着她,看了半天上海的夜景……大约我们两人的命运,就在今天决定了。她已誓说爱我,之死靡他。我也把我爱她的全意,向她表白了。

以上叙述了郁、王从初识到定情的经过。虽然,当时郁达夫对王映霞是有“爱意”的,但对孙荃和儿女的背叛,对王映霞这位年方20的少女所使用的手段,也并不怎样光明磊落。
当然,王映霞的虚荣,对新文学作家的盲目崇拜,不能辨析自己究竟是“同情”还是“爱情”,就草率地答允郁达夫的求爱,也不能辞其咎。
王映霞刚走出校门,年纪轻轻,分不清郁达夫对她是“情爱”,是爱其“情”,是“情悦”,还是“色爱”,是爱其“色”,是“惊艳”,是男人的一种“艳遇追求”?
分不清郁达夫的追求是青年男女的正常恋爱,还是中年男子的抛弃妻儿,另觅新欢?她没有设身处地为孙荃和孙荃的孩子想一想,想一想孙荃被抛弃的痛苦;想一想孙荃的孩子从此失去父爱会是怎样一种失落?
同时,王映霞对自己也缺乏分析:
到底是“敬重新文学作家”,对郁达夫狂追苦恋,要死要活的“同情”、“怜悯”,还是心中真正产生了爱情?
当时的女学生、女青年,对新文学作家都有一种盲目的崇拜,许多人觉得能和作家们交往是一种荣耀;如果有一位作家追求自己,说不定还能在同侪中夸耀几声,给自己增添许多光彩。当然,也可能仅仅是一种好奇。《王映霞自传》“初见郁达夫”一节说:

我认识郁达夫时虚岁才二十岁,他已三十多岁,而且他是来看作为我伯伯辈的孙百刚先生时偶然遇见我的。说实话,初次相见,说是我对他有好感,不如说是好奇,爱慕不如说是敬佩,就好比一个读者见到了自己爱读的那本书的作者一样……我那天回来后(按:指郁达夫在酒店请王映霞和孙百刚夫妇吃饭后回尚贤坊孙家),只是心里感到很高兴,在孙先生家里认识了一个客人,而他是一位有名的作家,从没有其他非分的想法。(《王映霞自传》第31页)

但是,王映霞对于郁达夫的追求不仅没有坚决地拒绝,而且一步步从“好奇”、“同情”,到身不由己地同郁达夫进一步地交往,从“同情”到了爱情,直至“以身相许”。其“草率定情”,虽不同于今日所言之“第三者”,然其“失误”,也是十分明显的。

……回到杭州以后,我便狠狠地下决心要和他疏远,免得日后闹出许多笑话来。但不知怎的,自己的感情上似乎已起了什么变化,每当他一封封情意深长的书信,传递到我手中时,我却立即拆开来看,看完之后又非写覆信不可,写了便立即寄出,寄出之后,又懊悔,像这样起伏变化的心情,一天中不知有过多少遍,时而想打算后退,时而想抛除了一切大胆地前进。同情和顾虑,充塞了我的心胸……有时想到我从前读过的他写的小说《沉沦》书中那一个孤零得可怜的“他”,现在仿佛在我面前摇晃。“他”实在是足以同情的,我为什么怕?我为什么不敢同情呢?“他”不是还立过誓吗么?(《王映霞自传》第51页)

很明显,王映霞已经坠入郁达夫所设计的“情网”,一半是“同情”,一半已经是“爱情”了。王映霞之最终答允郁达夫的求婚,没有设身处地替孙荃及其儿女想一想,是应该负有一定的责任的。
这里须特别指明的是,孙百刚夫妇从郁、王之恋到定情,一直是持反对态度的。孙氏谈起自己曾到宝山路三德里创造社去劝过郁达夫,指出三点不合适:
1.会毁了同孙荃建立起来,并且已经有了儿女的“宁静平安、快乐完美的家庭,这于你是大大的损失,感情是感情,理智是理智……现实的切身大事,总应当用理智衡量一番”;
2.希望他设身处地为王映霞着想,应该知道王映霞在“年龄、人品、家庭、学识”诸方面,“很容易找一个比你更合适的对象”,没有必要找一个“必须毁了家再和她结婚的男人”;她和你结婚不会有幸福,“若是爱她,也应该顾全她的前途和幸福”;
3.“再有一点,你和她的年龄相差过大,贸然结合,一时即无问题,日久终有影响”。
孙百刚最后劝告达夫:“我以清醒的旁观者的地位,对你忠告,希望你慎重考虑。”(孙百刚《郁达夫外传》)
可是郁达夫正被“感情”牵着鼻子跑,已经无“理智”可言。定情之后的3月11日,他给王映霞的信中说:

我恨极了孙某,以后不想再和他见面了,后天我是不去的。你若有一点爱我之心,请你以后也不要再去孙氏那里,以后请你绝对的不要再上尚贤坊去。(《达夫书简》第14封)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