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树秾姿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在大陆某大学任人文学院教授,讲授中国文学史、唐宋诗词、古代诗论、易儒道佛与传统文化等课程,作家。兼任中国李商隐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教育家协会理事。著有《类纂李商隐诗笺注疏解》、《东方思想文化论纲》、《唐诗与道教》、《钗头凤与沈园本事考略》、《李商隐研究》、《李商隐诗选》(3种)、《李贺诗评注》,以及诗集《潇湘水云》、散文随笔集《昨夜星辰》、《花开花落两由之》,长篇小说《昨夜群星陨落》、《血魂》、《勿忘我》等24种,近1200万字。移居美国后,住马里兰州。

网易考拉推荐

《勿忘我》卷三 第三四章 升格?下马!(水涨船高;可惜不可大用;太极、阴阳和一分为三;是谁把船弄沉了)  

2016-11-20 18:57:26|  分类: 长篇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四章 升格?下马!

(一)水涨船高

正当武林师范学院各系师生,积极在农村宣传人民公社和公共食堂,和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的时候,全市又在教育战线进行一场特大的“革命”。
据说,省里准备撤区,并县,武林市西向,一直扩大到桐庐、建德、新安江;东面则达嘉兴市边缘,北边与湖州市相邻,南面跨过钱塘江,把萧山并进了版图。各地区、专署也都在合并,像浙南就将台州、丽水两个地区并入温州。据说10月初就开始对扩大和并区进行摸底,筹划;文教方面也在考虑“升格”:大专升本科,本科生大学并招收研究生。
不知谁向市里领导出主意:要争取将全市的“师院”帽子摘掉,“升格”为“师大”或者“大学”,学校可以提高一个大档次。因此,除了工农业增产、大炼钢铁、大办人民公社、大办公共食堂等等必须走在全省的前头外,文教这一条战线,一定要显示自己的实力和领导层的高瞻远瞩,最好马上提出“大办高等学校”的口号。
一时间,市委、市政府秘书、各办公室电话不停,要求各校图书馆、资料室,查送6月13号的《人民日报》。
何新瑜也接到市委宣传部文教科的电话,他送了两张,自己留下一张,研究这张报纸的来头和“秘密”。
何新瑜不愧是一位很称职的“资料情报员”,他将报纸反反复复地研究了一个多钟头,就得出结论:

“市里将大办高等学校了!”

他毫不犹豫地将报纸送到叶鸿飞书记办公室。

原来6月13日,《人民日报》报导:地方和群众大办高校,两月来,十七个省、市,新办大专院校一百三十多所。
何新瑜这一次抢在朱高亮之前,立了一大功。
叶书记向他咨询:
“大办高校,同我们中文系有什么关系?”
“咳,关系可大呢!我们师院原本是武林市一所最不起眼的学校,充其量只是大专戴帽子的本科,有的系,像数学、物理、化学等等,至今还是大专层次。如果‘大办高校’运动来了,办起五、六所,七、八所,那我们就可以借此‘升格’,更上一层楼。我的意思是叶书记应该马上找师院党委,找顾书记献计献策,把学院‘升格’成大学,争取第一个向市委、省委打报告,这样我们就走在各高校之前。”
“没那么容易吧!一所大学要包含好几个学院……”
“这好办,把系科都升格为学院不就行了?”
“那校舍呢?”
“我正是为这事赶来的。你看,我们附中就在师院本部的地盘里面,把附中并进师院,这个地盘也就同一所大学差不多。合并以后,不仅教室多了,两个四百米田径场就可以腾出一个供将来建校舍等等发展之用。叶书记原来就是文史的专家,合并以后,去管个文史学院,当个院长兼书记;文史学院可以说是本校最大的一所学院院,兼个校党委委员,绝对没问题。这不是顺理成章的事吗?”
“何新瑜,你很会动脑筋,‘如意算盘’也打得响!可以向学校党委建议,至于我个人的去向,那是组织上的事,不是咱们应该考虑的问题……你很关心学校,党的观念很强!党的观念不是抽象的,党的观念就是心中时刻装着党,党指向哪里,就奔向哪里!而党也不是抽象的,在中央就是听主席的,在各级组织,就是听第一把手的;书记,第一把手就是党!
“你从大办钢铁以来,表现出色。虽然没有在‘炉前入党’,这一次‘大办高校’中接受考验,解决组织问题不会很难了……你提出申请入党几年了?”
“叶书记调来的时候,我就申请了,后来又写过三次申请书……”
“那还不到三年——”
“只差四个多月。”
“好,我记住了。你先回去吧,外面暂时不要对人说起这事。”

形势逼人!没有人料到,一夜之间,全市大专院校居然办起了六所:武林工学院,武林农学院,武林医学院,武林工艺美术学院,武林戏曲学院,武林丝织学院。
叶鸿飞拿了报纸到师院党委会,才走到办公室门口,就听到秘书愤愤不平的说:
“六所高校一夜之间就批准了,我们不仅不能同他们平起平坐,作为师范院校,高中生都不大愿意报考,不就更矮他们一截了?”
叶鸿飞还不是党委委员,不敢放肆,就站在门口;直到顾书记瞧见他时,才在门槛外轻轻说了一声:
“有个《关于武林师范学院升格为武林大学的报告》……”
“好,老叶,进来,有什么好建议,进来说,”
……

师院党委听中文系叶鸿飞书记的建议后,一致认为是一个建设性的、高瞻远瞩的设想。党委当场通过,立即起草文件,书记、校长马上通过关系,找了分管文教的省委副书记。
第二天就传来了好消息:
“两个小时,省里就拍板,将武林师范学院升格为武林大学。原有的中文系,改为人文学院,下设中文、历史、新闻三个系;原来的数学系,改为数学及应用数学学院,下设师范数学和计算数学两个系。物理学院保留原来的师范物理,先增设一个“土法炼钢研究所”;化学学院除师范化学外,根据武林市地方工业的需要,增设一个“化工研究所”。同时再增加两个学院:生物学院,附设茶叶研究所;美术学院,附设陶瓷研究所。同时,决定立即招收春季班学生,动员高三年级提前毕业,报考武林大学。生源不足,可以招收初中毕业生,进校学习五年,给与大专文凭。
“将附设在师院里面的附中并进武林大学。凡是合格的师资,都改为大学编制。不够格的教师,好一点的,进入市第一实验中学;其余的,由教育局统一安排,分配到其他中学。”

三天后,一轮人事大调动就开始了:
叶鸿飞书记,进入武林大学任人文学院总支书记兼院长,并补为武林大学党委委员;行政享受副厅级待遇。
朱高亮、林梅雪、方怀瑾、李晟四位老师进入人文学院任教;
校办副主任黄淑安任人文学院副书记、常务副主任。
何新瑜任人文学院资料室主任。
以上同志都属大学正式编制。
其他的老师由第一实验中学安排。
……

省里发文,由于全国人民大炼钢铁,已经提前完成今年钢铁生产的一〇七〇万吨指标,从1959年元月开始,各学校恢复正常上课。
1958年12月27号,武林大学人文学院党总支举行新党员入党讨论会,朱高亮、何新瑜被吸收入党,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
1959年元旦,武林大学党委发文,任命朱高亮、为人文学院副院长,享受正处级待遇;何新瑜调任武林大学图书馆馆长,享受正处级待遇。
教研室主任一级,在大学还不算干部,由人文学院书记和正副院长提名,学校人事处备案。林梅雪不是党员,但仍任古代文学教研室主任。
李晟本应进入历史系,可是林梅雪硬是拉他到中文系,叶书记也已经表态同意;李晟只好在人文学院中文系任古代文学教师;虽然他本人多次表示希望回到历史系,但考虑到教研室主任梅雪对自己的帮助,也就不好意思坚持。
何新瑜入了党,又提升为学校图书馆馆长,享受正处级待遇,对叶鸿飞书记十分感念。元旦晚上,他把自己收藏多年的一对“鸡血石”印章,送给了叶书记。交谈中,何新瑜问:
“学院‘升格’为大学,原来师院领导行政级别怎么定的?”
“学校‘升格’,水涨船高,当然全面升级了!”

(二)可惜不可大用

武林师院升格为武林大学,教学大纲一到,大家都傻了眼!
《中国古典文学》改称为《中国古代文学》,居然分成《中国文学史》、《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古代文论》三门课程。此外,还要求从三年级开始,开设选修课,选修课分为“必修课程”和“选修课程”。其中,光是“必修”的课程就有《先秦文学》、《汉魏六朝文学》、《唐诗》、《宋词》、《元人杂剧》、《明清小说》;“任选”课程提示:“可根据教研室师资力量,让学生适当选修一些更为深细的课程,为今后进一步开展学术研究打下基础”;但列举的专门课程,如果不是那一方面的专家、教授,那简直是令人乍舌。古代文学方面,像《屈原研究》、《史记研究》、《陶渊明研究》、《李白研究》、《杜甫研究》、《白居易研究》、《李商隐研究》、《苏轼研究》、《陆游研究》、《辛弃疾研究〉、《水浒研究》、《三国演义研究》、《汤显祖研究》、《红楼梦研究》等等。而古代汉语方面,则要求开设《古文字学》、《汉语音韵学》、《汉语史》,《近代语言研究》等,也没有人能对付。西方文学和俄罗斯文学方面,偏僻一些的就不说了,大家熟知的如《莎士比亚研究》、《文艺复兴时期文学专题研究》、《托尔斯泰研究》、《俄罗斯文艺理论专题研究》,等等。
叶鸿飞虽然是1952年院系调整后第一届大专毕业生,但是看了这份综合大学的教学大纲以后,在总支委员会上也坦承“有些课程听都没有听说过”。眼看就开不起课,叶书记只好向校党委反映。党委书记和校长回答说:
“加强党的领导,大搞群众运动,有了这两大法宝,没有什么困难克服不了的。”
叶鸿飞书记得到了启发,决定“大搞群众运动”,于是同副院长朱高亮商量,提出了一个“十六字纲领”:

自报公议,各上一课;先当学生,后当老师。

通俗的解释,也可以叫做“老师教老师,学好教学生”:
每位老师根据自己的长处,由本人提出,可以给其他老师上一门什么课,经大家认可后,备课一周后试教。然后,根据各位老师的听课记录,整理出教案或讲稿,发给全体老师参考。但是许多老师仍然不敢造次,只有林梅雪和李晟各报了一门课。梅雪报的是《宋词》。李晟报的是《古代文论》中的先秦部分,也可以称为《先秦文论》;他说,自己对整个古代文学史上的文艺理论还不能胜任,只能截取先秦一段试试看。叶鸿飞没办法,又把何新瑜叫了来商量,何新瑜笑了笑说:
“学校图书馆就有很多参考书,我们完全可以‘现买现卖’。每个人分给他一门课,然后统统赶到图书馆里去翻课程参考书,一个星期不准回家,由食堂送饭,对外就说文学院集体备课。我作为馆长,提供大家阅书翻书的方便——”
“对呀,我们这就是'大搞群众运动'呀!”
何新瑜又补充说:
“不过,那‘十六字纲领’也还应该保留。我个人从老师借书的目录上观察,觉得李晟这个人不简单。一个星期后,大家从图书馆出来了,咱们就让李晟先来上上看。《先秦文论》不是弄着玩的,文字古奥得很呢。课上得不错,大家都受益。向党委汇报,就说我们大搞群众运动,充分利用图书馆丰富的藏书,利用老师当中,学有专长的人,按照毛主席的教导,‘能者为师’,‘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也就是‘老师来自群众之中’的意思。”
叶鸿飞听了直点头,笑着说
“何新瑜你一个就顶得上诸葛亮!我先给你说了,下面我准备写个总结,就是如何解决师资问题的经验,这篇总结就交给你了。”
“这可得等事情做过以后,有了一些数据才能写——”
“嗨,你还是太保守,朱高亮这方面就比较大胆。我去年作过一次《关于写好经验总结的报告》,记得吗,我说‘经验总结,可以是做过的,也可以是还没有做,但是已经想到的,都可以总结进去’。这样,人就成为总结的主人了。就是朱高亮的建议。”

何新瑜的建议对大家还是有一点帮助,李晟很高兴,可以进到书库里去翻书。一个星期,使他有足够的时间,把学校图书馆的藏书的数量、质量、特色和稀有图书等等,都摸得一清二楚。当他知道学校图书馆的历史和沿革,知道了清末孙诒让先生的一部分藏书也收藏在馆,就决定利用假期读完一些稀有藏书的想法。而其他老师也多多少少,为自己的课程摘抄了一些可供备课参考的资料。
图书馆一个星期出来以后,叶鸿飞书记找了李晟,要他准备给古代文学和古代汉语两个教研室的老师上《先秦文论》的课,课题自选。

李晟找出了坊间通行的《尚书》,并按大纲的规定,将《尧典》中的一段,自己刻字,油印出来,分发给大家。
李晟年龄轻,又刚到学校不久,不敢“班门弄斧”,按常规,也只好有个“开场白”:

“大家都报了一个题目,考虑到三年级开始要选修《古代文论》,所以我就报了个《先秦文论》。其实我对秦代以前这一段的作品读得并不多。说错的地方,请大家批评指正。大家有什么建议和意见……没有意见,我就讲了。板书:第一节《尚书》及选读

归纳李晟对《尚书》的介绍,大致如下:

尚书,一般认为是“上古之书”。但是也有不同的意见。有人从字源、字义上进行解释,认为“尚”是一个形声字,上面的“八”,有分开、摊开的意思;下面的“向”,表示面向,对着公众的意思。合起来就是‘朝着面对者摊开、展平’,引申为‘公开’的意思。因此,《尚书》就是一部‘向公众公开的皇家文献’。这两种见解都可以向学生介绍。
现存《尚书》按朝代次序分为《虞书》、《夏书》、《商书》、《周书》四个部分,共五十八篇。根据历代学者的考证,五十八篇中有二十五篇是伪作,当然,即使是伪作,也是一千五百年以前的事了。真正是《尚书》的文章有三十三篇。
我们要选读的是《虞书》中《尧典》的一段。《虞书》四篇所记,为上古唐、虞时代的历史传说,包括唐尧禅位予虞舜、虞舜的政绩、虞舜与其臣禹、皋陶等的政治对话。由于四篇都是以虞舜为中心,所以称为《虞书》。

“下面我们简要地解释一下大纲规定要读的《尧典》中的一段文字:

帝曰:“夔!命汝典乐,教胄子,直而温,宽而栗,刚而无虐,简而无傲。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八音克谐,无相夺伦,神人以和。”

李晟把难字解释疏通了两遍,最后又进行了白话翻译:

帝舜说:“夔!任命你掌管音乐的事情,负责教导年轻人,使他们正直而温和,宽厚而坚定,刚毅而不粗暴,简约而不傲慢。诗是表达思想感情的,歌是唱出来的语言,五声是根据所唱而制定的,六律是协和五声的。八类乐器的声音(如果)都能够和谐,不使它们混乱杂序,那么神和人都会因此而和谐了。”

李晟接着简要地指出:

“这一段文字表述我国古代对艺术和人生关系的一种重要理解,把音乐对人的性格的熏陶和形成,提升到一个十分重要的高度。
“但我个人认为,这段文字提出了一个重要的哲学思想,那就是‘适中’,就是不偏不倚。做什么事情都不要‘过头’,也不要‘不足’,即‘无过无不及’。
“为人要做到‘直而温’,正直而温和;‘宽而栗’,宽厚而坚定。也就是说,一个人光是‘正直’还不够,因为‘正直’的人往往过于生硬、直道,不足以处理人生和一切事物。他往往缺乏‘温和’,所以必须用‘温和’来补充。我们可以用‘A而B’这样的公式来概括。就是说A(直)不足,必须用B(温)来兼济;A和B必须兼济互补。我们不妨称‘A而B’(直而温)叫‘兼济式’。同样道理,一味‘宽厚’也不行,必须用‘坚定’去补充。大家都有这样的经验或体会,‘宽厚’的人常常是‘有求必应’,忘了原则性,所以还必须有‘坚定’的一面,不合理的要求就不能答应。这就是另一个兼济式“宽而栗”。
“为人还要做到‘刚而无虐’,刚毅而不粗暴;‘简而无傲’,简约而不傲慢。我们可以用‘C而不P’(刚而无虐)这样的公式来概括。‘刚毅’的人时常显得‘粗暴’;‘粗暴’就是刚毅‘过头’了,因此必须将过头的‘粗暴’那部分泄掉。就是说,P乃C之‘过’,要做到‘适中’,必须‘泄过’,泄掉P,才不会过头。我们不妨称‘C而不P’为‘泄过式’。同理,‘简而无傲’,也可作如是观。
“为人处事,说话写文章,都应该‘适中’,努力做到‘恰如其分’,‘恰到好处’,‘不偏不倚’,就是既不要‘不足’,也不要‘过头’,就是‘无过无不及’。而要做到‘无过无不及’,就必须‘不足则兼济’,‘过头则泄过’;这就是A而B和A而不P。”

李晟已经讲完,十几位听课的老师,包括人文学院叶鸿飞书记,都沉浸在他的精彩言论和深刻见解之中,还在等待下文。没想到李晟一声“完了,浪费大家的时间了”,才恍然觉得已经结束。突然,爆出了热烈的掌声!
叶鸿飞回办公室以后,还在回味李晟刚才说的不足则“兼济”,过头则“泄过”的道理,心里想:“孺子可教”也!马上就到学校人事处、档案室,将李晟的档案调出来认真地看一看。看完李晟的家庭背景和社会关系后,只是摇头:
“咳,不可大用,惜哉!”

(三)太极、阴阳和一分为三

1959年暑假开始了,李晟经过一个学期的教学,收获不少。他觉得自己已经基本上能够适应大学的教学工作了。教研室主任林梅雪对他也很信任,很器重;自己从来也没有这样心情舒畅过。
7月初,李晟接到陈缓歌的信,问回不回家?李晟毫不犹豫地回了信,说自己刚到工作岗位,而且还是在大学任教,虽然基本上适应了教学工作,但还必须继续努力,想利用暑假将下学期的功课准备好;而且,自己在科研上还是空白,想利用暑假,写篇论文,或进行文学创作。因此,决定第一个暑假就不回家了。
果然,李晟利用假期,重新读了《四书》,他似乎有所感悟,就写了四篇有关《四书》的学术论文:《孔子仁政思想的核心:“恕”》、《论孟子的理想人格:大丈夫》、《大学经义新解》、《一分为三与中庸、中行、中和》。李晟把四篇论文拿给梅雪看,征求她的意见,希望得到批评指正。
第二天晚上,高梅雪敲了敲板壁,在611房间里喊了一声:
“李晟,过来,我写字台大一些,我们一起看看你的论文……”
李晟到学校报到以后,就住在梅雪隔壁的612宿舍,整整一年了,虽然两隔壁,却从来没有进过梅雪的房间,一听说要对自己的文章提意见,就高兴地过去了。
“啊,你房间比我大了一倍还不止……”
“我先来嘛,你想大房间,我们对调——”
“不不,到你这里讨论问题,修改文章,台子大,两个人都可以坐着看,一起改。”
“好了,坐吧,我对《四书》没有研究,就随便谈一点读后印象吧……我觉得四篇文章都有新意,前人好像都没有这样说过。譬如说‘恕’是仁政思想的核心,‘大丈夫’人格,《大学》‘在亲民’而不是“在新民”,以及'一分为三'、'执两用中'等等,都很有新意。特别是从'一分为二'说到'执两用中',我很想知道,你这个见解是怎么得出的。”
“我简要说一下,请你批评指正。简单的说,我是从《周易》、《老子》、《中庸》,感悟到‘中’的存在,证明‘三’的客观性,才提出‘执两用中’。
“《周易》认为太极分阴阳,阴再分阳和阴,阳又分阴和阳,如此一分为二,一直分下去,直到无穷。《老子》认为,混沌之初,天地只是一团气。后来轻清的上升,就是阳气,成为天;浑浊的下沉为阴气,就是地。阳气和阴气之间,老子称为'冲气','冲'和'中'通,冲气就是阴气和阳气之间的'中气',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空气'。人和一切生物既不能在纯粹的阳气中生存,也不能在纯粹的阴气中生存!只能在阴阳交会中的空气中生存,这就是在'天之下和地之上'的空间。
“隋代杨上善在《黄帝内经太素》中第一次以'一分为二'的提法,概括了对立统一的两个方面。”
“噢,隋代杨上善?我还没有听说过,过去一直认为这是毛主席提出的……“
“'一分为二',原为中国古语,指事物内部的可分性、矛盾性。中国古代不少思想家都提出和阐述过这个概念。
“《黄帝内经·太素》撰注者隋代的杨上善指出:'一分为二,谓天地也。'北宋邵雍,在解释《易传·系辞》中的'易有太极,是生两仪'时,曾引用这句话。可以看看他的《皇极经世·观物外篇上》。
“南宋朱熹在说明'理一分殊'时也认为'一分为二,节节如此,以至无穷,皆是一生两尔'。其中含有朴素辩证法的因素,但是唯心主义色彩甚浓。朱熹的一分为二,并没有超出一个分割为两个的思想。
“列宁在《谈谈辩证法问题》中说'统一物之分为两个部分以及对它的矛盾着的部分的认识……,是辩证法的实质'。
“1957年,毛主席在《党内团结的辩证方法》中明确指出:'一分为二,这是个普遍的现象,这就是辩证法。以后又多次加以论述和应用,并肯定'一分为二'是列宁在《哲学笔记》中提出来的。于是'一分为二'就逐渐广为流传。
“唯物辩证法所说的'一分为二'是指一切事物、现象、过程都可分为两个互相对立和互相统一的部分。就整个物质世界的发展过程来讲,'一分为二'是普遍的,但不能作机械的理解,应该看到事物可分性的内容、形式是多种多样的。正确地认识和把握'一分为二',就既要看到矛盾双方的对立和排斥,也要看到双方的联系和统一,以及在一定条件下的相互转化。从这个意义上,'一分为二'也可以看作对立统一规律的通俗表达。
“还要说明一点,太极分阴阳,阴、阳这个'二'的分割点,并不是不变的、孤立的一个点,它是一个游离的存在,有时偏阴,有时偏阳,这个偏阴偏阳的游离的一段时空,就是'中'。所以,我觉得'阴','阳',连这个'中',就是'一分为三’了。”
“李晟,真不简单……以后要多多向你学习。不过我还不是很理解,你能通俗一些,简单概括的说一说吗?”
“简单说,'一分为三'是个普遍存在的客观规律。从方位来说,就有东、中、西,南、中、北,上、中、下……毛主席不是说过吗,人群中永远都存在左、中、右。从长度上说,有长、中、短。所有的标准、尺度,都有'中'的存在,1957年反右时,不就划过左、中、右吗?中间派还分成中左、中中、中右。这样说是不是通俗一些呢?”

(四)是谁把船弄沉了?

暑假很快就过去了,8月31号,农历七月二十八,星期一,新学期上课又开始了。
29日下午四点钟,林梅雪到图书馆借完书出来,碰见了馆长何新瑜,看他有点兴奋,甚至有点得意的样子,就问:
“何馆长,近日有何美事,看你满面春风的……”
“告诉你,又一场反右派就要来了!”
“有这事?”
“上头,彭德怀出问题了,弄出了个新的‘高饶反党集团’,彭黄张周。”
“‘黄张周’是谁呀?”
“所以我说呀,入了党这些消息就很灵通。我前次跟你说的,可以介绍你入党,你跟党的关系就会更密切——”
“我问你‘黄张周’呢,说不说?不说就走了。”
“等等,黄是黄克诚,张是张闻天,周是周小川,以彭德怀为首,合起来就是‘彭黄张周’。”
“黄、周都没听说,张闻天可是长征时的总书记呀!”
“黄是中央书记处书记,周是湖南省委第一书记。”
“这么大了,还‘人心不足’,联合起来反党?”
“所以,毛主席说他们是‘右倾机会主义反党集团’。”

9月2号,星期三下午,政治学习时间,法定停课。据说是传达重要文件。梅雪以为一定是‘彭黄张周’的事,结果不是。是校党委顾书记传达省委意见:

“我省‘大办高校’有点‘急进’,本市新办的六所高校至少要下马一半。我们只是‘升格’,问题可能不大,但是也很难说。希望大家努力,把各项工作做得更好,省里不久可能派调查组到学校进行调查、考察,开座谈会。
“省里说了,这一次座谈会不再由校、院两级领导指定人员参加,省里要直接插到教职工、学生当中,听听群众的真实想法。希望大家做好思想准备。我们大家是坐在同一条船上的,说话,反映意见都要从大局出发,从爱护学校出发;有利于学校发展的话就说,不利于学校的话就不要乱说……”

9月17号,有两件事情,在学校里议论纷纷:
第一件事:当天报纸刊载:第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决定:任命林彪兼任国防部部长,免去彭德怀国防部部长职务;罗瑞卿兼任解放军总参谋长,免去黄克诚总参谋长职务;谢富治任公安部部长,免去罗瑞卿公安部部长职务。
第二件事:省调查组走了,就传出全省各地,尤其是本市‘大办高校’操之过急,学生意见很大,说师资根本就不行。还有老师说,“办大学,升格,都是好大喜功”。省调查组根据群众意见,认为六所新高校,基本条件都不足,除了医学院由于省里医学院对口支持,暂时保留外,农学院降格为中等农业技术学校,附属于农科所。其余工学院等四所全部撤销,学生回家自谋出路,老师由市教育局另行分配。
对于国家大事,自有毛主席掌舵,议论一下,也就过去了。
大家关心的是武林大学的命运。各种传说都有:

一,撤销,一部分老师下放中学,剩下的改为武林市教研函授站;
二,改成武林师范专科学校;
三,重新回到师范学院,重回师院又有两种说法:恢复附中,分出去;附中不再恢复,老师大部分改为职员……

据说学校领导从9月下旬到国庆假期,都有人到省里去打听消息,疏通关节。
星期四到星期六是国庆放假,加上星期天,有四天假期。学校党委顾书记带了各个学院的书记、院长,在国庆假期,找了一位本校毕业,现任省委某领导岗位的老校友,汇报“升格”大学以后所取得的一系列成绩,疏通了许多关节。回来后就传开,说是“富有成效”;结果是第三天,省里就下了文件,一如传说的那样:
六所新办学校留下医学院,农学院改为中技,其他一律撤销。
但是,武林大学和传说的不全一样:
恢复为武林师范学院,武林大学新建的几个学院,仍旧恢复系科的建制;
新设立的专业,有教学、科研条件的保留,没有条件的撤销;
附中仍与师院合并,不再重新恢复;
学校定位为省属高校,“副厅级”,省政府委托省教育厅管理。

10月7号,星期三下午政治学习时间,顾书记向全校教职工正式传达省委和省政府联合发布的文件后,在报告中指出:

“学校党委是坚决支持并执行省委、省政府文件的。但是,我们不容许个别人对学校领导进行‘中伤’,说什么‘只会搞群众运动,不懂教育,不按教育规律办事’;“学校领导,好大喜功,为个别人所怂恿搞‘升格’。
“有意见,很好嘛,可以光明正大,直接向学校党委提出批评嘛……对于少数人背着学校党委和全体老师,在省调查组面前,大发极端片面的、不正确的言论,我们将进行严肃的查处。
“少数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有好处时,他们可以同党一起走;没有好处,或者他们认为自己没有得到好处,就同党唱对台戏,或另走偏路,这些人和党,和我们,只是暂时共走一小段的‘同路人’。
“我已经说过,我们是坐在同一条船上的,有人硬是拿起凿子要把船凿沉。幸好,我们学校没有沉下去!
“同志们,让我们再次扬起风帆,乘风破浪,前进吧!”

热烈鼓掌之后就散会,分组讨论省里文件,领会精神;讨论顾书记的报告。人文学院老师暂时还坐在一起,大家只是沉默,似乎没有什么话说。只有副院长朱高亮老师气愤地表示:
“那些中伤学校的人,如同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大搞阴谋诡计,顾书记讲了,他们是党的‘同路人’;他们本来和我们坐在同一条船上,居然拿起凿刀,硬是把武林大学这条船弄沉。现在,请这些人看看,弄沉了,你得到什么好处?我们一定要对他们彻底检举,揭发,批判;凡是知道而不检举揭发的,便是同他们沆瀣一气,就是同一个反党集团!”
气氛十分严峻,紧张……
但是,武林大学这条“船”有没有条件造起来?有没有必要造起来?还有,又是谁把它“弄沉”的?人文学院的老师似乎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