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树秾姿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在大陆某大学任人文学院教授,讲授中国文学史、唐宋诗词、古代诗论、易儒道佛与传统文化等课程,作家。兼任中国李商隐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教育家协会理事。著有《类纂李商隐诗笺注疏解》、《东方思想文化论纲》、《唐诗与道教》、《钗头凤与沈园本事考略》、《李商隐研究》、《李商隐诗选》(3种)、《李贺诗评注》,以及诗集《潇湘水云》、散文随笔集《昨夜星辰》、《花开花落两由之》,长篇小说《昨夜群星陨落》、《血魂》、《勿忘我》等24种,近1200万字。移居美国后,住马里兰州。

陈祖美致黄世中书信选刊(一)  

2014-03-06 07:15:58|  分类: 书信并注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八)陈祖美[1]函(5)笺注


世中同志:

非常感谢您对“撰写计划”的鼓励,将努力完成。

您对西林顾春的研究很深入[2],她,在中国古代女作家中是相当出色的,其遭遇也是有代表性的。有关这方面的问题,日后说不定还要麻烦您,向您请教。当然这要在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尽量不多打扰。

本月内有一批短稿必须交出,否则会误了他人的事,所以正在挥汗握管。

随函寄上青州会议的拙稿一篇,您时间紧不必细看,考虑到文后有一年表或偶可一用。祝

夏安

                                   陈祖美上

                                               89.7.17

:大函中所说的样书[3],尚未收到。

 

[笺注]

[1]陈祖美,女,1938年生,籍贯山东青岛平度,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文学研究室研究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时任《文学评论》编审。1965年山东大学中文系研究生毕业,师从陆侃如、冯沅君教授。主要著作有《淮海词》、《古典诗词名篇心解》、《李清照评传》、《中国诗苑英华·李清照卷》、《谢灵运年谱汇编》、《李清照新传》、《李清照词新释辑评》等;重要论文有《洛神赋主旨寻绎》、《建安诗风的衍变》、《白居易诗的得失及风格的变化》、《以意逆志论苏轼》等。

[2]曾随信寄赠关于龚自珍与顾太清所谓“恋情”的论文《丁香花公案考辨》(刊于《温州师范学院学报》,人民大学复印资料随即转载),故陈氏有此“过誉”。

[3]当为《散文写作概论及分体选评》一书的清样(浙江大学出版社198912月版)。

 

(三九)陈祖美函(6)笺注


世中同志:

您好。大函中以为《七发》[1]、义山诗文[2]、后主词中[3]的“梧桐”,有寓“丧偶”之义,所言极是。去年我在评析李后主《相见欢》(又作《乌夜啼》、《忆真妃》)一词时,亦认为其非诉亡国之痛而是极言丧偶之苦。在分析“梧桐更兼细雨”句时,也曾联系上述及其他有关诗词考虑过,以桐叶、桐花的衰败喻丧偶的诗意时,虽多指丧妻(夫),然多兼离苦。所以易安《声声慢》中的“梧桐”,其旨当与温庭筠“梧桐树,三更雨”类似,系女主人公自况或自道离苦,不一定指丧夫。此解可否成立?

拙文《对易安内心隐秘的破译》可能在南京《江海学刊》发表,大约8月份我将此稿投寄该刊。

拜读关于《长恨歌》的大作[4],甚佩所见切中腠理,把李(隆基)、杨(玉环)爱情同白(居易)、湘(灵)的爱联系起来,洵属新见,且合情合理,比偏执于什么“讽喻说”、“爱情说”,深入了一大步,希望尽早为人接受。

所赠《中华诗词年鉴》以及关于《锦瑟》、《韩偓》二文[5],妥收。一方面为得到这类有价值的书稿而高兴,另一方面更为结识您这位深于诗文三昧的学者而庆幸,拜读大著深受教益。关于“韩偓其人”所论颇可取。很巧,大约86年我也写过一篇关于韩偓评传一类的短文,收在山东教育出版社的一本多人集中,已经4年了,估计快印出来了,届时当即赠您指教。

谨候

著安

                                         陈祖美

                                                  89.9.21

 

[笺注]

[1]枚乘《七发》云:“龙门之桐,高百尺而无枝。中郁结之轮菌,根扶疏以分离。上有千仞之峰,下临百丈之溪。湍流溯波,又澹淡之。其根半死半生。冬则烈风漂霰、飞雪之所激也;夏则雷霆、霹雳之所感也。朝则鹂黄、鳱鴠鸣焉;暮则羁雌、迷鸟宿焉。独鹄晨号乎其上,鹍鸡哀鸣翔乎其下。于是背秋涉冬,使琴挚斫斩以为琴,野茧之丝以为弦,孤子之钩以为隐,九寡之珥以为约。使师堂操畅,伯子牙为之歌。歌曰:‘麦秀兮雉朝飞,向虚壑兮背槁槐,依绝区兮临回溪。’飞鸟闻之,翕翼而不能去;野兽闻之,垂耳而不能行;蚑蟜蝼蚁闻之,拄喙而不能前。此亦天下之至悲也……”后之诗人,每因借赋中所言梧桐“中郁结之轮菌,根扶疏以分离”、“其根半死半生”,以寓寄夫妻之丧偶:俗云“夫妻双栖为一身”,则《七发》之“半死半生”,实为所借喻。

[2]李商隐“梧桐”诗“桐拂千寻凤要栖”(《玉山》);《上河东公启》“某悼伤以来,光阴未几。梧桐半死,才有述哀”等。

[3]李后主“梧桐”词:“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乌夜啼》)。

[4]拙作《论〈长恨歌〉的创作动因及深层意蕴》,见《古代诗人情感心态研究》,浙江大学出版社,19907月版。

[5]拙作《丁香花公案考辨》、《论李商隐诗复辞重言研究》为《中华诗词年鉴》首卷摘要收入;《〈锦瑟〉笺释述评及悼亡说新笺》(中华书局《文史》第30辑),《论韩偓其人及〈香奁诗〉本事考索》,见《古代诗人情感心态研究》,寄赠陈祖美女史指教。

 

(四〇)陈祖美函(7)笺注


世中同志:


上旬赴重庆涪陵开会,本周返京。拜读大函,深谢又为“梧桐”意象的理解提供了很好的例证。治学如此求甚解,当与家学渊源有关。

明年南京有唐代文学年会,还有海南岛有个山水文学年会,所以打算放弃南京,争取到海南去。不知您对海南是否有兴趣[1]……南京方面曾约我为《唐诗大辞典》撰写唐代女诗人的二十多个条目,想必这也是学界友人对拙著《中国古代女性文学史》撰写的一种支持。在这方面,更感阁下的支持更为具体可贵。关于购买足本《金瓶梅》之事,将遵嘱办理[2],待有了确定的消息即奉告。谨候

著祺

                                          陈祖美

                                             89.10.31

[笺注]

[1]199010月中国唐代文学学会在南京举行第五届年会,中国山水文学研究会在海口、三亚举行“山水旅游文学”第三届年会。后与陈祖美约定参加海南会议。

[2]时北京足本线装《金瓶梅》为内部发行,未能购到,后托人自香港买到明万历影印本一部六册(平装本)。

 

(四一)陈祖美函(8)笺注


世中同志:

年底收到大著《散文写作技巧》[1],十分感谢。此书出版相当快,且印数可观[2],定价合理。在出版业严重向编辑方倾斜之时,尤为难得,将安排时间仔细阅读。

阁下知识渊博,令人敬佩.所录《大唐新语》“梧桐半死”句[3],尊意以为喻夫死,甚是;谓梧桐——合欢树喻夫妻,亦可信。掌握这样材料,在写作中涉及有关意象时,措词当会注意分寸,免得出错,所以非常感谢您。以此对照“梧桐更兼细雨”句,似与将《声声慢》系于青州时期无悖,且可以进一步证明当时赵明诚未亡。过去讲此词编于作者晚年不妥。[4]您看这样理解当否?

                                                                                                          陈祖美   90.1.7


 

[笺注]

[1]本人古代文学教学、研究之余,喜读写散文,曾写过一册《散文写作概论及分体选析》。198812月浙江大学出版社责编建议改题为《散文写作技巧》出版。

[2]《散文写作技巧》初版印行20000册。

[3]《大唐新语》卷三:“定安公主初降王同皎,后降韦擢,又降崔铣。诜先卒,及公主薨,同皎子繇为驸马,奏请与其父合葬,敕旨许之。给事中夏侯銛驳曰:公主初昔降婚,梧桐半死,逮乎再醮,琴瑟两亡。则生存之时,已与前夫义绝;殂谢之日,合从后夫礼葬。”余抄录寄陈祖美,并言“此‘梧桐半死’,言定安公主初昔降婚第一任驸马王同蛟之死。”

[4]陈祖美认为《声声慢》“梧桐更兼细雨”之梧桐树及合欢树,喻指夫妻,故编此词为赋闲青州十年时所作,非晚年丧夫后作。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